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中国 > 文化快讯 >

丘祖西行——西行札记(四十一)

2016-01-18 10:01 来源:德芳文化T|T

  北度草原

  1211年8月,蒙古军队与金国军队激战于野狐岭。

  

  “金兵40万,阵野狐岭北,木华黎率敢死士,策马横戈,大呼陷阵。帝麾诸军并进,大败金兵,追至浍河,僵尸百里。”—《元史•木华黎传》

  1221年2月8日长春真人丘处机路过张北县野狐岭的时候,看到了战场上的累累白骨,这些久处中原的全真道士为战争的残酷和血腥所震撼。十年过去了,战士的遗体依然没有被掩埋,任风吹日晒,野兽蚕食。

  

  野狐岭就在长城边上,几十公里的山丘连绵不断,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最近的战斗就发生在抗日战争时期,附近有烈士陵园。

  进入内蒙古的地界,眼前的风景与内地大不一样了。山已不见了影子,缓慢起伏的土丘一个连着一个没有边际。牧民们在地里收获着甜菜,金黄色的草原上四方形的草垛一眼望不到边,那是牧民们为家畜过冬储备的草料。一团团白云从头顶一直排列到天际,苍穹之下白云朵朵,金黄色的草原广袤无垠,这是一个水墨画般的美丽世界。内蒙古的秋天绝对是个值得旅行者神往探求的地方。

  

  

  我们要去的第一站是太仆寺旗,那里有个盖里泊,是丘祖当年停驻的第一站。

  秦朝的马政管理机构叫太仆寺,锡林郭勒盟有个地方正好叫太仆寺旗,二者应该有必然的联系。秦的先祖非里子为周孝王养马,秦人对马在战争中的作用有深刻的认识。秦国只所以能战胜六国,就在于其有强大的骑兵。“马者甲兵之本,国之大用”―《后汉书•马援列传》。骑兵是一个国家的重要兵种,所以马自然就成了国家的战略储备,西北边陲之地就成了朝廷的战马供应地。

  早上从太仆寺旗出发的时候询问了当地人,弄清楚了盖里泊的位置,一行人就出发了。可是一直到中午也不见湖泊的影子,我们怀疑走错了路。太阳西沉的时候,在草原深处好不容易遇到一辆车,赶紧上前询问盖里泊的位置,那人说我们曾经路过的盐碱滩就是盖里泊。同那人一起返回,到了我们中午时分路过的盐碱滩。

  这就是盖里泊?书上说盖里泊明明是一大湖泊,现在怎么就成了白花花一大片的盐碱滩呢!

  

  我们将车开到一处山包上,广阔的盖里泊一览无余。泊里一片雪白,不见半点水的影子。一个牧羊人赶着自己的牛羊缓慢地走着。枯黄的野草被风吹得折弯了腰,那群牛羊时隐时现。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此情此景让人想起了这首古老的北朝民歌。美丽的蒙古大草原,进入视野里的都是美景,此时此刻用这首古老的诗歌表达心中的感慨再贴切不过了。

  《黑鞑事略》:“出居庸关,过野狐岭更千余里,入草地,曰界里泊。其水暮沃而夜成盐。客人以米来易,岁至数千石。”

  

  这里又该说说古代的盐政了。自夏商周以来,盐是历代王朝专控的商品,也是朝廷重要的税收来源。“盐铁之利,所以佐百姓之急,足军旅之费,务蓄积以备乏绝,所给甚众,有益于国,无害无于人”-《盐铁论》。

  广袤的草原不仅养育着成群的牛羊,盖里泊还盛产食盐,家畜的肉、皮毛和食盐用来交换内地的粮食和生产工具,不可多得的盐业给脆弱的草原经济注入了新的生机。

  3月1日,“出沙陀,至鱼儿泺,始有人烟聚落,多以耕钓为业。时已清明,春色渺然,凝冰未泮。” -《长春真人西游记》

  

  鱼儿泺就是今天的达里诺尔湖,蒙语的意思是“大海一样的湖泊”,它位于内蒙古克什克腾旗,是内蒙古的第二大内陆湖。

  

  《蒙古游牧记》:鱼儿泊盛产滑子鱼,每年三四月间滑子鱼自达里诺尔溯流而上,河里的鱼太多了,以至“填塞河渠,殆无空隙,人马皆不能渡。”所以起名“鱼儿泊”。

  我们一行人到达里诺尔湖的时候正值中午,湖边有高地,站在上面达里诺尔湖的身影一览无余。湖面波澜壮阔,远处隐隐约约起伏的山峦应该就是湖的对岸,现在才明白蒙古人为什么把湖叫海子了。湖水很清,层层波浪由远而近,涛声阵阵。行走在绵软的沙滩上,凉凉的湖水舔舐着脚丫,旅途的疲惫顿然消失。天上白云朵朵悬在头顶,似乎伸手就能抓住。远处有一群牛要到湖边去喝水,它们必须经过一处水洼,有几只小牛跟在母牛的后面,小心翼翼地在水中走着,那样子十分可爱。

  

  呼伦贝尔当时是成吉思汗幼弟斡赤斤(翰辰大王)的封地,丘祖在宣德州的时候,他派阿里鲜邀请丘祖去他那里。所以丘祖他们离开宣德州,一路向北,来到了今天的呼伦贝尔。丘祖一行在此得到了翰辰大王的盛情款待,这位翰辰大王其实想让丘祖给他讲道,后来因种种原因没有如愿。丘祖一行在这里休养时日,他们一路向西南南行。

  

  一个大湖挡住去路,这就是呼伦湖,内蒙古第一大湖泊。克鲁伦河从蒙古国肯特山东部一路向中国边境款款面来,这条河流由新巴尔虎右旗流入我国境内,最终在草原深处找到了自己的归宿,“积水成海,周数百里”,形成了今天的呼伦湖。蒙古人的驿道就在河边上,每七十里左右置一驿站,这条驿道直通草原帝国的首都—哈拉和林。

  

  长春真人丘处机一行沿着克鲁伦河向西而行,1221年4月底他们到了蒙古国地界。

  中国道教协会特别委托陕西德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拍摄大型纪录片《丘祖西行》,《丘祖西行》剧组与道行天下网携手将西行路线上拍摄花絮及时在该网站和本公司的微信平台播出,给大家一个先睹为快、感知西行之路的机会。预计本片将在2016年春天在《中国网》上播出,届时敬请关注。

作者:任勇智   责任编辑:宁静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