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中国 > 文化快讯 >

丘祖西行——西行札记(四十八)

2016-08-02 10:17 来源:德芳文化T|T

  莫斯科之行

  

  从西安飞往莫斯科的航班延误起来没准头,晚上11点的飞机,竟然凌晨三点才起飞。若大的候机厅,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大家殊途同归,要去的地方竟然都是莫斯科。空客330飞机,空间比较大,坐椅还算舒服,7个小时提供了两顿洋快餐,里面竟然各有一包四川榨菜。一夜没有睡好,根本没有食欲。

  一觉醒来,天色微明。飞机还在蒙古国西部上空。云层下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黄沙和戈壁,没有一点绿色的痕迹,生命仿佛已经在此绝迹!

  

  一片黄沙的尽头,突然出现了湖泊,就像大地的眼睛一样晶莹剔透,倒映着蓝天白云。漫漫沙海之中硬是钻出来个湖泊,真让人意想不到。这水是从哪里来的,周围并没有河流,更无大山,那湖水如何存身?不一会儿,飞机就把那片湖水抛在身后,我们又进入沙漠的上空。真担心周围的黄沙会把一汪湖水慢慢地吞噬掉。

  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睁开眼睛,发现外面天已经亮了,飞机已经进入俄罗斯国境。老天好像格外垂青俄罗斯,白云下一片绿色闯入眼帘,云层下是一眼望不到边的森林,几乎看不到裸露的土地。湖泊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森林深处,美丽得让人心动,真有寻幽览胜的冲动。偶尔看到的城市,散落在森林之中,就像不经意间把口袋里的硬币丢弃在绿色的地毯上似的。有公路从森林中穿过,宛若丝线,一会儿隐匿在森林深处,不见了踪迹。

  整整四个小时,我们都飞翔在森林上空。世界第一大国俄罗斯,果真名不虚传。

  利用这点时间,回顾一下俄罗斯的历史。

  在十三世纪,俄罗斯的地域比现在要小得太多了。那时俄罗斯的土地上仅仅只有几个小公国,各公国划界而治,人们在草原上放牧,在森林里打猎,享受着宁静和谐的生活。

  

  蒙古人的到来打破了森林的宁静,战争随后吞噬了这些森林之国。

  元太宗7年秋(1236年),当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汗和速不台率领的蒙古军队出现在俄罗斯公国的地界时,高大健硕的俄罗斯汉子根本没有把这些身材短粗的蒙古人放在眼里。低矮的战马上衣着不整,行军不讲究队形的蒙古骑兵,更是让俄罗斯大兵嗤之以鼻。可是短兵相接之后,俄罗斯军队损兵折将,一败涂地。这些蒙古人的战略战术,俄罗斯军队根本没有经历过。最后俄罗斯人只好掘城固守,各自为战。结果他们的城池在蒙古人的炮火和巨型抛石机面前一座接一座地被摧毁了。1243年雅罗斯拉夫大公宣誓效忠拔都汗,蒙古人成了俄罗斯的主人。

  拔都汗在俄罗斯的土地上建立了钦察汗国(金帐汗国),它的都城萨莱就在伏尔加河东岸,里海的入海口附近。俄罗斯在那个时代是大元帝国最北的疆界。苏联作家瓦里西•扬的历史小说《蒙古帝国西征》,给人们讲述了这段悲惨的历史。

  1480年,伊凡三世与蒙古军队进行了长达半年的战争,最后蒙古人被赶走了。俄罗斯摆脱了蒙古人长达两个多世纪的统治,终于形成了统一的国家。这时元朝已经消失了113年,这一年是明宪宗成化16年。

  伊凡四世是俄罗斯历史上第一位沙皇。他有蒙古人的血统,母亲叶琳娜是蒙古金帐汗国的后裔。他的祖父和父亲给他留下了庞大的帝国,而母亲遗传给了他蒙古人热衷于扩疆拓土的天性。

  彼德大帝用他的雄心和武力在扩张俄罗斯的疆土,随后的亚力山大也不甘落后,俄罗斯的领土向北欧不断扩张。

  1918年,列宁推翻了沙皇政权,俄罗斯终于回到人民手中,苏联时代到来了。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是当时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和人口位列第三的国家。其疆域横跨东欧、中亚和北亚。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俄罗斯又回归到它原来的状态。

  

  7月4日11点(北京时间16点)

  莫斯科 晴 24度

  莫斯科城地势稍高,城区没有高大的楼房,混浊的莫斯科河从城中穿过。与北京和上海这些大都市比起来,莫斯科城显得古老而又散漫,似乎缺少了生气和活力。高大的松树和杨树几乎有二三十米高,给这座森林城市带来了别样的情调。杨树的叶子很小,枝干好像有人专门修剪过似的,苗条修长,白色树身上有黑色的斑点。松树仿佛只知道努力向天空伸展着枝丫,绝不旁逸斜出,修长的树杆让人想起了俄罗斯人的腰身。

  莫斯科将来要举办国际运动会,城区到处都在修路,道路本来就不宽,堵车在这里跟中国的大城市一样司空见惯。俄罗斯人酷爱健身,城市的道路旁专门修建了自行车道,骑行在这里是最好的健身运动,不过自行车和汽车的速度很快,中国式过马路在这里后果肯定不堪设想。

  

  莫斯科在1918年之前并不是俄罗斯的首都,革命成功之后,原来的首都圣彼得堡被莫斯科取而代之。莫斯科是俄罗斯的政治文化中心,它不是旅游城市,这里能去的地方只有红场和克里姆林宫。

  

  红场真的是红色的,它坐落在莫斯科河边,规模并不大,只有天安门广场的四分之一。红场上的阅兵式是俄罗斯大秀肌肉的地方,它吸引着全世界人的眼球。上个世纪,红场上的一点小动静,都会让西方世界神经紧张,惶恐不安。

  红场有红色的围墙,高大的钟楼,大理石辅就的地面,石块之间有宽宽的缝隙,人走在上面一不小心就可能被绊倒。

  刚一下车,我的女儿就大叫起来,“哇,这个城堡真漂亮,像童话世界里的宫殿一样,里面有公主和王子吗?”

  

  圣瓦西里大教堂给人们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惊喜。在现代化的大都市里,竟然还有这样古老雄伟而又色彩艳丽的建筑,我们仿佛穿越到了200年前的沙皇时代。

  圣瓦西里大教堂修建于1555~1561年,勘称俄罗斯艺术的典范。整座教堂是由大小九座教堂巧妙组合而成的,八座小教堂众星捧月似的环绕着大教堂,构成了一组精美的建筑群体。教堂均为圆顶塔楼,中央主塔高47米,周围是八座图案、形状、高低、色彩、装饰不尽相同的洋葱头式穹顶,人们给这座教堂起了个形象的名字——洋葱头。教堂用红砖砌成,白色条石勾勒,红、黄、绿色的穹顶鲜艳靓丽。即使在很远的地方,人们都能看见这几个可爱的洋葱头。

  整座教堂洋溢着浓烈的节日气氛,感觉就像是个可爱的童话王国。欧洲和中亚国家的教堂庄严肃穆,让人肃然起敬。东正教堂则显得随性自然,色彩艳丽,构图巧妙,线条优美,给人的感觉很亲切。红色是教学的主色调,用白色的线条勾勒。洋葱头式的塔顶,有的像熟透的黄皮菠萝,有的像巧克力奶油圣代。一座塔楼上竟然囊括了那么多的几何图形,艳丽的色彩调配的如此和谐,真是巧夺天工,让人叹为观止。游客们徜徉其前,不忍离去。

  

  红场的北面是一座三层红砖楼,南北各有8座尖塔。这是俄罗斯历史博物馆,它修建于19世纪,据说里面有450万件历史珍品。

  列宁墓坐落在红场西侧,在克里姆林宫墙正中的前面。高大英俊的士兵在墓前站岗,为这位俄罗斯民族的英雄守灵。

  

  克里姆林宫是红场的主要建筑,它初建于12世纪中期,15世纪伊凡三世时初具规模,16世纪中叶成为沙皇的宫殿。它是俄罗斯民族的历史丰碑。三角形的克里姆林宫,南临莫斯科河,周长2000多米,俨然是一座雄伟森严的堡垒。20多座塔楼耸立在宫墙上, 5座城门拱卫着这座红色的宫殿。

  

  红色的伊凡钟楼高81米,曾经是莫斯科的地标。钟楼旁有沙皇钟,它是世界上最大的钟。高6.14米,重量达216吨。这座钟从来没有被敲响过,莫斯科人自然就没有听到过它的声音了。沙皇钟曾经损毁过,破损的部分有将近两米高,钟壁有两寸厚,重量竟然达11吨。沙皇大钟附近还有一件16世纪的奇迹——沙皇大炮,炮身长5.35米,口径40厘米,重量超过40吨。这是一座从来没有响过的大炮,它估计是用来威慑敌人的。

  

  莫斯科城曾先后被蒙古人拔都汗和脱脱迷失摧毁过,1812年拿破仑兵临莫斯科城下,他摧毁了这座城市。法军这时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最后拿破仑被赶出了俄罗斯。托尔斯泰的小说《战争与和平》生动形象地再现了这场战争。1941年9月30日,德国人包围了这座古城,莫斯科又一次经受了战争的蹂躏。这座多灾多难的城市就像俄罗斯人性格一样,坚韧顽强地经受着磨难的洗礼。

  克里姆林宫是彼得大帝的宫殿,现在成了俄罗斯总统的办公所在。游客可以进入参观,只不过必须沿着专门划定的旅游路线行走,决不能越线参观。普京总统的办公大楼远比游客脚步能及的地方小多了,看来还是游客在克里姆林宫里更自由些。普京总统的车队就停在宫门前,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普京总统来上班。说不定他一高兴,会走上前来与旅客握手。

  

  莫斯科到圣彼得堡距离706公里。我们要乘坐晚上10:30(北京时间凌晨3点)的火车。莫斯科的火车站1851年才启用,我们到了车站跟前竟然感觉不到它的存在,这里的火车站没有广场,似乎缺乏高大醒目的建筑。要不是导游做向导,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地方。车站的候车室由几个区域组成,里面竟然没有空调,通风设施好像没有开启,空气不流通。候车室里人很多,里面的温度估计超过30度,热得人直冒汗。不得已,只得去隔壁的咖啡馆寻一处安静。女儿想上网解闷,打开手机搜索网络,没有WIFI。问店员,人家说上网就别指望了,有茶喝已经不容易了。

  俄罗斯的铁路是窄轨,我们的运气很好,坐的是新式车厢。只不过车厢比较小,四人包厢,空间有些紧凑。车上提供简单的早餐,即一袋面包、一盒酸奶和一块巧克利。旁边有插座,必须用欧式插头。热水瓶没有,需要自己提前准备,要不然只有去列车员那里买水喝了。早上起来,被套和床单需要游客自己拆下来叠整齐。如果无能为力,需要给列车员留50到100卢布(相当于人民币5-10元钱)的小费。这是导游再三叮嘱过的,要不然给人家留下中国人懒散的口实,那可得不偿失。

  这里跟北京有5个小时的时差,由于昨天飞机晚点4个小时,一下飞机就去参观红场,我们的睡眠严重不足。俄罗斯火车的速度如同十几年前的中国铁路,一路上只听到车轮和铁轨的撞击声,在不断的颠簸之中,极度缺乏睡眠的我好不容易才进入梦乡。

  

作者:任勇智   责任编辑:宁静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