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养生 > 道教典籍 >

岱史第十卷灵宇纪

2014-10-23 03:04 来源:道行天下整理T|T

       岱史第十卷灵宇纪
  此巷特录吾夫子殿宇,益别於神佛寺观也,而鲁两先生祠附焉,以存道豚云。
  孔子至圣殿,在岳巅,玉皇顶西稍下可,半里许。其地相传为越观峰,其下为孔子崖,意者韩诗外传所云,孔子细、登泰山望见昊闯门白马,以示颜子,此岂即其地耶?嘉靖问,尚书朱衡谋拓基於此,构建祠宇以奉孔子,迄迁狂弗果。万历十有一二年间,先任济南府郝推官大猷创议建正殿三问,前为门一问,四围垣墙俱全,专为崇奉孔子设也,又以迁任,未及安神奉祀以竟其事。今盐台侍御谭檄修岱史,稽考胜迹,有司议请重修前项殿宇,奉孔子神主,配以颜曾思孟,悉如学官之制,春秋行释莱礼,仍於殿之两偏构,道房一居黄冠以供扫除云。其时抚台中丞李、按台侍御毛,悉可其议,行藩司覆窍修举,由是孔子与群贤登临遗迹揭於泰,储军山,相为终始,瞻仰者快焉。
  巡按御史毛在委官安神祝文
  维 年 月 日,致祭於至圣先师孔子曰:琦维圣师,天纵其生。贞元萃其气,光岳储其精,然岳莫崇於岱,故其储精也不偶,而圣莫崇於圣师,故其取精也独宏。麟绂尼山,近接介丘而应瑞j 龙吟沬泗,渊源伴水以辈英。尝闻'登泰山而小天下,迄今贻芳躅而永鸿名,令人想见其丰采,罔不愿聆其英声。恍若群诸弟子凌陆千仞之上,手提魁斗揭日月,而开群盲。又若鼓丘陵之歌荡激天籁,钟钟然与松风笙鹤而齐呜。又若裁帝王之六籍,卷舒云锦,不崇朝而雨,化乎八弦。盖岱宗虽峻极,得圣师而益嵘峥。圣师之神道虽无乎不在,而於生平胜览,诅不益朗?其神情是用迹。‘夫登临之地,崇祠而奉主,时举释菜之礼,俎豆而集盛,岂惟高山仰止之思?兴起千百世如一日,行见齐鲁一变之化,不越衽席,而渐摩乎斯土斯氓,则今兹所为严事,尤不胜其捆诚也。敬奉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配享左右,共妥神明,亦谓夫四子之於圣师,犹濒岳之於泰岱,而当年之步武属属,幸灵光之相倚晶晶,尚飨。
  巡按御史毛在订定常祀祝文
  维年 月 日 致祭於先师至圣孔子曰:维圣天纵,惟岳降神。乾坤参赞,帝王经纶,岱宗仰止,振衣登临。一时过化,万古流声。肃瞻庙貌,吾道常新,涓兹春秋仲,敬荐明里。以复圣颜子、宗圣曾子、述圣子思子、亚圣孟子配,尚飨。
  查志隆岱巅修建孔庙议
  窃照泰岳灵区在寰宇最胜,而古初遗迹惟圣哲尊崇,然圣哲中之有孔子,犹山阜中之有泰岳也,岂惟诞育降自岳神?乃其里居尤为密迩,遐想辙环之日,师弟子相从登高览胜者屡矣,故《孟子》则云,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礼记□檀兮》则云,孔子过泰山侧,问妇人之哭,而叹苛政猛於虎。《列子》则云,孔子游於泰山,问荣启期之三乐而善其能自宽。《韩诗外传》则云,颜子从孔子上泰山,望昊间门之击白马,而颜子对以有如击练。《孝实录》则云,曾子耕泰山下,.思其父母,而作《梁山歌》。凡此故实,凿凿可据。若孟子生时,则其母梦神人乘云自泰山来,覆於其居,而宋儒称之日泰山岩岩气象,其言岂无稽哉?由斯以观,则泰山胜迹孔子称首,而颜、曾、孟三贤皆踵其芳躅者也。夫何时世变迁,跦迹泯灭,惟孔子崖铜像仅存,残毁者半,而颜曾孟杳然无可考?见夫老佛之官,广裹山谷,灿烂丹青,固无庸置论,即如宋时孙明复、石守道两先生犹然,俎豆泰岳之麓,而圣如孔子、贤如颜如曾如孟,生平固其涉历之地,没后独无栖神之所,临风吊古,宁不感一凄?查得岳顶玉帝观之西有空殿三问,墙垣俱全,其中绝无神佛塑像,生皿在二三年前,先任济南府推官郝大猷创议营构,原为崇奉孔子设也。续绿本宫迁任,未竟始谋。迄今庙宇空虚,渐至颓坏,然因其旧贯,加以缮修,费既不多,工可刻日相应,命官经费虑材鸠佣,待其修理完日,於殿内设立孔子神座神主,正中南向,而东西配以颜曾孟,并入子思各神座神主,东西相向,一如学宫之制,春秋丁祭,每岁尝香税,官备办祭品,照州县释菜果肴,各神座前一卓,其特牲则忆供猜一口,羊一口,本官如期致奠,仍於殿傍构道房三问,责令本山道士二名常住看守,报名在官,以便稽查,及孔子崖铜像亭宇,一并修整j仍於旧址供奉,则圣贤遗迹,永与泰岱为始终,而庙貌崇严,足慰万世之瞻仰,非特斯文之幸,实重山灵之光,以此纪载,简编不亦辉奕典坟哉?万历拾肆年拾月拾日议。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歌手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