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养生 > 道教刊物 >

长春丘真人寄西州道友书

2014-12-11 12:40 来源:道行天下T|T

  大抵修真慕道,须凭积行累功,若不苦志虔心,难以超凡入圣。或于教门用力,大起尘劳;或于心地下功,全抛世事,但克己存心于道,皆为致福之基。然道包天地,其大难量,小善小功,卒难见效。所以道:“刹那悟道,须凭长劫炼磨;顿悟一心,必假圆修万行。”今世之悟道,宿世之有功也。而不知宿世之因,只见年深苦志,不见成功,以这尘劳虚诞,即生退怠,甚可惜也。殊不知坐卧住行,心存于道,虽然心地未开,时刻之间,皆有阴功积累。功之未足,则道之不全。如人有大宝明珠,价值百万,我欲买之而钱虽未足,须日夜经营,勤用俭求,积聚财物,或三千五千,或三万五万,钱数未足而宝珠未得,其积聚钱物,应急且得使用耳。比于贫寠之家,云泥有隔,积功累行者无,然虽未得道,其善根深重,今世后世,圣贤提掣,方之无宿根者,不亦远哉?惟患人心退怠,圣贤不能度脱。若不退怠,今世来世,累世提掣,直至了达耳。我无宿骨,难遇明师,万苦千辛,至今未了。丹阳、长真皆是宿缘,则十年五载之间,天外飞腾自在,我虽未了,所受艰难亦与常人异耳。祖师云:“无为道者,先舍家而后舍身,病即教他病,死即教他死,至死一着,抱道而亡,任从天断。”斯为至言,学者其审之。

  又曰:汝等又不端的做修行,更不打些尘劳,如何消得十方饮膳?若有福出家,左右退不得,若无福出家,宛宛转转,须教退了,不能成就。

  于清风曰:一意不离方寸,如何?师曰:此真空也。难言难说,待尔心上除了一分功,除了十分有十分功,除了九千九百九分,只有一分不除,不名清净,直须除尽,圣贤向汝心上校勘,自有真师来度。

  又曰:天真皇人云:“炼神、炼气、炼形三件都行了为天官。”火官,阳也。息者,风也。以风吹火,久炼形神俱妙是也。古人曰:“初念住,二息住,三脉住,四灭尽,入乎大定,与物不交,七百年老古锥也。”妙哉!妙哉!尘劳见后,若做些小,亦是外行,不可寻他,不可避他,虽是应物,亦不著他。

  又曰:悟道之人,如农家之积粟,自一合至万石。又如世人之积财,自一文至万贯。如此惜气不损,则积气自神矣。

  又曰:性体虚空,方于正念。清风曰:若不到真空,阳神难出。师曰:未到真空,阴神亦出不得,难处做过,乃功行耳。清风曰:净虚做好。丘曰:闹处做更好,汝等后生,但守岁月,兼降色心,我下七年苦志,比他人七世功夫。

  姚真人问:漏如何?丘曰:若体到真清真静,自然不漏。

  刘道坚问:修行内肾热而心凉,满身发热如何?丘曰:圣贤提掣过也。后来眼里见者,耳里闻者,不得执著。又曰:空中只见人头落,乃金丹就也。

  又问胡城王:出家几年?答曰:三年也。尔不识字,休学文乱了修心,且发三五年苦志,莫言是非,且搜己过,休起无明,休爱华丽,绝尽贪嗔,屏除色欲,潇潇洒洒,便是道人。

  又曰:神定气和,乃是见性也,但莹净与月无异。若人问有象,以无象答之。若问无象,以有象答之。若有无相参,玄之又玄。

  又曰:功亏行少,只得归蓬岛,五百年后,再来人世积功,天上功行难积,人世功行易积。上士得道,超三界外,不居蓬岛。

  或问曰:修行在志?提掣在圣贤?师答云:全在志。若无志,圣贤如何提掣?又问:如何是志?师云:勿令念起,乃志也。又曰:初做道人,下七、八年苦志不退,杂念不生,莫忘初志,旋添决烈,遇魔不妨,圣贤暗中照顾,不肯坏了修行人。

  又问内外日用,丘曰:舍己从人,克己复礼,乃外日用。饶人忍辱,绝尽思虑,物物心休,乃内日用。次日又问内外日用,丘曰:先人后己,以己方人,乃外日用。清静做修行,乃内日用。又曰:常令一心澄湛,十二时中时时觉悟,性上不昧,心定气和,乃真内日用。修仁蕴德,苦己利他,乃真外日用。

  又云:耳里闻的,眼里见底,皆不得执著。在意修行,圣贤暗中提掣,若人每到神定气和之间,觉内肾热,熏蒸四大,一两时方散,有山水日月之象。

  又曰:我等三次撞透天门,日月自别,直下看森罗万象。言讫而悔,谓曰:不可看他。

  又曰:有一等道人,丹田搬运,亦是下等门户尔,乃教初根小器人。若性到虚空,豁达灵明,乃是大道,此虚好下手,决要端的工夫。

  有人问:调息绵绵如何?丘曰:但令如龟喘息,乃是道人活计,不可著他。古人云:“神水不离身,华池日日新。若能常得饮,便是大罗人。”

  又举马师父在日,有人参住世延年,忽空中人言:“汝等小器耳。禅家言清静两个字是两车粪土,色身元有限,情欲浩无涯,痴似蜂食蜜,狂如蝶感花。”丹阳真人曰:“即业根深重,业深不尽,道可冀耶?”又有房中采战之术,耗乱精神,败德惑众,名标鬼录,迹堕酆都也。经云:“长生至慎房中急,胡为死作令神泣”。世人恣情贪欲者,身虽未死而神已泣矣。中牟白沙镇有赵三公,人问养生之道,答曰:“生尔处,乃杀尔处”,此乃至言也。经云:“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盖清静则气和,气和则神王,神王则是修仙之本,本立而道生矣。此为内功亦假外生,仙道真实,人道贵华,仙道人情直相返尔。诸恶可戒,诸善可修,万行周圆,一身清洁,终身永效,不生退怠,抱道而亡,不亏志节。大抵外修福行,内固精神,内外功深,则仙阶可进,洞天可游矣。古今成道者,皆福慧相须,慧为灯火,福为油,灯火无油则不明,慧性无福则不王。故达士宁损其身,不损其福。世之人,虽天资明敏,学海汪洋,若福行未加,则终不能探其道元之妙。古今得道圣贤,道通为一,福则有异。外功大者,仙位亦高,外行卑者,阶居其下。古以天上圣贤善行之未广,则重下人间以偿畴昔。人间浊恶难修而功疾,天上清高易处而功缓。轩辕久居天上,因议大行落在人间,先世为民,再世为臣,三世为君,济物利生,功成乃仙去尔。至于冥府,亦类人间,寸地尺天,皆有所辖,凡为主者,悉是在世有功之人。大定初年之间,陇州一宦族李原通,安贫乐道,一日自言为吴山县土地。又解州平陆县李得和,与众结灵宝会,祭祀亡魂,有善功。忽夜梦青衣,自空而降,赍天书,开示曰:“授中修山土地”。李公曰:“一生好道,不得下仙,而止授此职耶?”仙童曰:“三载职满,别升福地仙官尔”。陇州汧阳县张三郎,死而复生,为吴山县翟家男,稍能言即说张家事,张即求之暂还,既见家中老幼,辨之莫差。张埋钱一窖,曾无知者,直指其处。又言其宿世曾为一雀,触网而死。再世为犬吃麦,为一妇刀祈而死。三世为羊,长子宰之祭神。四世为翟家子,翟贫张富,翟尝借九两丝于张氏,既还而未勾其历,张使重还,由此偿宿债。又磁州道者李道明,曾寄沂水县诸吴村庵舍,当出家之始,落魄不羁,沉湎杯酒,忽夜梦人追往官府,庭立数具铁枷,有孔无缝,前一人跪,鞠使叱吏枷之,左右乃搓首长细,仅入枷孔,复以手按圆大枷不可脱,李拜跪,哀诉无罪,鞠使言:“汝既修行,尚尔纵欲耽饮乎?”遂释之,出门即化为鸢,飞翔于海,顾盼哀戚曰:“胡为化此类耶?”天长海阔,力困而下堕于水上,飒然惊悟,汗流遍体。然则人之为异类,异类之为人,或神有此明,而物乃目击之事也。经云:“人身难得,中土难生,假使得生,正法难遇。”既为人而生中国,又逢正法,尚千万人中无一二皈依向慕者,况蛮夷外国道化不行者乎?

作者:道行天下   责任编辑:宁静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