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养生 > 宗教研究 >

道家对于科学的价值

2014-12-16 22:23 来源:道行天下T|T

  对于道家与自然科学的关系,上世纪的许多科学家就十分关注,他们往往把自己的研究领域或科学发现同老子的“道”相挂搭,表现出浓重的道家情结。例如:著名英国科学技术史家李约瑟在其《中国科学技术史》第一卷中即“对道家思想作了充分的分析,仅《道家与道家思想》这一章就约15万字”[1],并在其引言中说:“道家思想中属于科学和‘原始’科学的一面,在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2]。他所说的道家思想中有科学或原始科学的一面,很重要的内涵就是指“道”的整个思想也就是力场(field of force)的思想[3]。而一生致力于基本粒子研究并获得1949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日本科学家汤川秀树,也曾声言“他正在对三十多种基本粒子背后的基本物质到底是什么为难”时,由于想到《庄子·应帝王》中关于“日凿一窍,七日而浑沌死”的寓言,才“想到这基本的物质可能就类似于混沌,它可以分化为一切基本粒子,但事实上还没有分化”[4]。同样,撰写《物理学之道》的美国粒子物理学家卡普拉也“极大地被道家哲学影响”[5],他把“道家的道看成是最终的统一场”,指出:“从这种场产生了物理学所研究的现象,而且还包括其他所有的现象”[6]。除此之外,当代科学家中有的也钟情于老子的“道”。如李政道博士说:“从哲学上讲,‘测不准定律’和中国老子所说‘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的意思颇有符合之处。”[7]丁肇中教授则说:“中国古代对物质结构有两种不同的看法,第一种看法认为最基本的结构是粒子,粒子是可以数得出来的,另外一种看法是宇宙中最基本的结构是连续性的。粒子的观念起源就是阳和阴。连续观念的起源是公元前600年道家的创始人老子,他认为最基本的东西是永远摸不清的。”[8]

  大概正是由于上述科学家都把自己的研究对象与道家思想联系在一起,这便涉及到道家与自然科学、特别是与现代科学技术的关系的问题。董光壁教授曾根据李约瑟、汤川秀树、卡普拉所论道家思想的现代性,“把他们发展的道家思想的现代形式归纳为四个基本论点:道实论、生成论、循环论和无为论”[9]。董先生所归纳的“四个基本论点”都是原始道家中所固有的思想,这无疑也就肯认了道家中有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并且董氏所著《当代新道家》一书也屡提到道家的“科学精神”。为了对这种观点推波助澜,笔者也曾撰写《道家的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文史哲》2002年第1期)一文。但近来经过一番思考,倘若从科学家的视野转换到哲学文化的视野,我初步认为与其说道家具有科学精神,倒不如说道家为科学提供了某些文化原则。而这些文化原则或促进了科学的发现,或对科学的发展具有价值导向的意义,但它自身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科学精神”或“科学主义”。从这方面说,一些自然科学家把自己的研究发现同道家的一些思想相挂搭,应属于他们对道家文化原则的感受和体验,并从道家与科学的关系项上显示了道家对于科学的价值。因此,我认为对于道家与自然科学的关系,把它们定位于道家为科学的发现和发展提供了某些文化原则比较合理。沿循此种思路,下面从三个问题揭示和分析道家对于科学的价值。

  (一)尊道循理与求真求是

  学界皆知,“道”作为道家的最高哲学范,既具有宇宙究竟义,又具有宇宙规律义。就后一种意义来说,像老子说的“反者,道之动”(《老子》第40章,以下凡引该书只注章目),就把“反”视作“道”作为宇宙万物运行的总规律的根本特征。陈鼓应教授说老子的“反”“蕴涵了两个概念:①相反对立。②反本复初。”[10]按照陈氏的诠释,前者呈现为对立转化的规律,如有无、难易、长短、高下、音声、前后的相反相成,相互转化等。后者则呈现为循环运动的规律,即“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第25章)等。其实,“反”除了这两个含义外,它还是一种否定,并构成事物运动变化的内在动力。像老子说的“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第40章),其“无”就是“有”的否定,是“有”之“反”。故而,“反”既是道运动变化的形式、方向和内在动力,又是万物生化的内在秩序和事物发展的必然联系,其属于表征道之规律义的范畴。

作者:丁原明   责任编辑:玄枵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投稿办法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网站导航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