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养生 > 宗教研究 >

茅山书院今何在

2015-03-16 13:37 来源:未知T|T

  

  书院,源于唐,兴于宋,止于清,是我国古代教育史和学术史上具有重要地位的教育组织形式。书院实行藏书、教学与研究三结合,讲学以义理修养为核心,颇能矫科举之弊,师生以道相尚,做人与为学相统一,学人以古之学者为己的精神,养其德,明其道,造就了卓尔不群、独立思考、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士人性格,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读书人。

  在众多书院中,人们最为熟知的莫过于宋代的岳麓书院、白鹿洞书院、石鼓书院、应天府书院。事实上,除了四大书院的说法,历史上还曾有过六大书院一说,金坛的茅山书院就位列其中。只可惜,茅山书院的旧址早已无存,后人亦少有茅山书院的记载,近世茅山书院之名几乎销声匿迹。今日探究茅山书院之兴衰,既能体察中国书院历史的变迁,也可重温金坛崇文尚学的古风。

  书院原为唐代中书省修书或侍讲的机构,唐五代开始出现以教育为基本职能的书院。宋初,久乱初平,政府自然无力兴复旧有的官学系统,以致官学不振,地方教育瘫痪,有责任感的中国士人便自觉承担起培养人才、发展教育的职责。他们聚书山林,建院讲学,弥补了官学的不足,但书院教学并非以应对科举为主。与此同时,北宋政府也采取了因势利导的文教政策,大力支持渐兴的书院。在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977)至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60余年的时间内,连续不断地通过赐田、赐额、赐书、召见山长、封官嘉奖等一系列措施对书院加以褒扬,朝廷大臣和地方官员也交相推广表彰,书院遂得“声闻于天,风化于下”,成就了宋初的显赫与辉煌。一时间,“士病无所于学,趋之书院;官病无所于养,取之书院”。

  大约在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处士(即隐士)侯遗在三茅山后侧创建了茅山书院,在此聚徒讲学。这是一家典型的私立书院,但经济条件较差,规模也不大,全靠“自营粮食,积十余年”。侯遗曾作诗《茅山书院》描绘了当时的状况:“精舍依岩壑,萧条自卜居。山花红踯躅,庭树绿栟榈。荷锸朝芸陇,分镫夜读书。浮云苍狗幻,一笑不关余。”通过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出侯遗的隐士作风,也体现出茅山书院教学奉行的是“澡雪身心,传习圣贤之体用”,而非“备科场考试之需,预习为官之道”。

  宋仁宗天圣二年(1024),江宁知府王随奏请朝廷于茅山斋粮庄田内拨田三顷,以充书院赡用,获诏准。侯遗去世后,居空徒散,书院渐废,其地遂为崇禧观所占。

  

  然而,茅山书院的废弛并不是个别现象。宋仁宗中期以后,政府大规模兴学,州县官学日益普及,逐步取代了书院的地位,士人们纷纷离开兴废不常的书院,转入州县学。到仁宗末年,北宋前期比较有影响的书院几乎全部消失,就连石鼓书院也改为了州学,整个书院教育进入了一个沉寂时期。

  南宋时期,朱熹、张栻、吕祖谦、陆九渊等理学家为了传播理学,重建了一些著名书院,使得宋代书院又复兴起来,书院的教学和用人制度也逐渐成熟。宋理宗(1224一1264)以后,理学被定为唯一的正统学说,受到统治者极力推崇,书院教育也被纳入全国的官办学校系统,宋代书院教育由此进入极盛时期。

  理宗端平二年(1235),金坛人刘宰在三角山重建茅山书院,不久又废。理宗淳佑(1241-1252)年间,金坛知县孙子秀“崇学校,明教化,行乡饮酒礼。”他还走访了茅山书院的故址,并拨款加以修缮,“以待远方游学之士”。乡饮酒礼是我国古代一项以主张宾贤、敬老、谦让为主要内容,推广教育、教化的礼仪制度,为地方儒人社会的大事,在宋代流行全国。由此可见,孙子秀重建茅山书院顺应潮流。

  但是,孙子秀重建的茅山书院没多久又被地方豪绅所占夺。到了南宋度宗咸淳七年(1271),邑人又将茅山书院迁建于金坛城南的顾龙山,一时成为全县的最高学府所在地,清康熙时其院舍并入圆通庵。据《金坛县志》记载,顾龙山新兴寺(圆通庵前身)之右也曾出现过一家龙山书院,与茅山书院是否有传承关系,不得而知。

  茅山书院内曾建有先圣庙、大成殿、先贤祠、明诚堂等。先贤祠祀周敦颐、程颢、程颐、朱熹、张栻、吕祖谦、刘宰等人。应该还有侯遗的像。南宋士人巫伋有诗一首《茅山书院谒侯处士像》:“斋粮资讲舍,遗像拜山中。不尚神仙术,特存儒者风。斯文真未丧,吾道岂终穷。为忆皋比拥,庭前古木丛。”

  值得一提的是,刘宰重建茅山书院与他学术背景有关。清人全祖望考证,刘宰为张栻的再传弟子。张栻乃南宋“中兴”贤相张浚之子,著名理学家,湖湘学派主要传人,主持过岳麓书院,与朱熹、吕祖谦齐名,史称“东南三贤”。刘宰不仅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理学家,他“少志伊洛之学”,推崇二程之说。南宋理学盛行,推广书院教育,传播学问,刘宰自然是不遗余力。

  应该说,茅山书院在历史上的存在时间较短,影响也有限。但是,在南宋范成大的《骖鸾录》中还是将茅山和徂徕、岳麓、石鼓列为宋初四大书院,南宋王应麟和近人盛朗西、陈东原也将茅山列入六大书院。柳诒徵在《江苏书院志初稿》中,虽然对茅山书院少有评价,但还是首列其名。这或许跟茅山书院的创办时间较早有关,据记载,江苏省在宋代创办的书院总共有19所,其中北宋只有茅山书院一所。此外,刘宰在南宋也堪称名士,他的影响力或多或少为茅山书院增添了几分声名。

作者:佚名   责任编辑:宁静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