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文化养生 > 道教典籍 >

道藏修行奇书 《太玄宝典》

2016-04-27 15:17 来源:网络T|T

  太玄宝典卷上

  一、修真冲寂门

  1.神灵天象章

  气虚生神,神虚生化,化虚生象,皆出太虚。 太虚者,在天地之中,无方无所,非气非形。其中有象,清而为天、浊而为地,清浊分而生人。 故人生而不有清浊。清浊既分,中包太虚。澄炼守则虚白生,虚白生则浊亦清,神自虚而灵自清。 得天象,应之鬼神阴阳、万物妙机,咸悟真人之道。盖炼虚灵而涤昏浊也。 2.气虚洞应章

  气者象之主,而有清浊焉。 清者升腾之元,浊者生发之基。无浊不能形,无清不能真。 得其清者,阳真而虚,故能应物,出死入生,移形化迹。盖气虚灵而致也。 若欲炼之,当先虚心,养气圆念,定神使气,常营营而自灵,洞应万物神化,乃行天地之妙,无不得之。 盖气炼之,而灵洞达,其应无方,推运不穷,是谓道也。 3.精坚保命章 精者真也,真者真元也,阴阳之本、生死之基也。 人能保命在坚精。坚精者,炼气养神之谓也。 气固而厚精,以元术而坚,神定而保命,命以气生而久。故真人炼生气、固真精,保命长年。 其知者,先养气,气营守精精自固,外以火运则精自坚。气出生气之源,养精成玄胎。惟精不摇、气常运,是妙道也。 4.天地配形章 天生气,地生形。命以气为主,形以血为根。知天者养命,知地者养气。 真人导气,自丹田上行,不使散漫。自右肾循腰及下足,足后上行肋。下右膊循右手,复上肩井,入耳上脑后。下左耳,过肩井,下左膊循左手,复过左肋,交腰下左足,复上还丹田。 凡自半夜,守定心息气,觉顶门冷气透华池、两耳如流水声时,正生气也。此气自然行天地交媾之脉。凡动处,左以右手按之,右以左手按之。 生气流源,使不住滞,则天地配形,形同天地,日得功多为最。三千功后,自然通流,不老不死,长年返婴童颜耳。 5.阴阳造化章 男子禀天道,得阳之气生肾。女子禀地道,得阴之气生血生心。 故男子炼气成真而保精,女子炼血成真而保神。阴阳造化,各有异焉。所行之道,亦各不同。 男子守肾固精,炼气夹脐,循脊骨上泥丸,号曰还元。 女子守心养神,炼火不动,以两乳气下肾,夹肾上行,亦到泥丸,号曰化真。 行之百日。男子精不泄,气长生,返婴童,神灵矣。女子血不动,神自定,返处子,而收二脉,一化乳二化血,其妙万端。久久行之,生发平乳,移肾变形焉。 6.胎息自然章 人欲行气,先定胎息。胎息者,自然之息。 调定息数,使气不上不下、不出不入,口鼻内自然,往来于胃中。 半夜,气所生时,以行之。既久,百日外可养气伏息耳。 又气先炼通两耳,随左右手掩耳。半夜时正,以气引之,久久自通气。若通两耳,口鼻不须出气,可以伏息耳。 其气既行,半夜炼气。正一元气动,以两手掩耳,令气上行,及以手按摩之,其气逆行,遂于皮肤间。或去或住,皆在己也。 7.铅汞发萌章 南方生火,火生心,心为丹砂,丹砂中有汞,重四两。 北方生水,水生肾,肾为青金,青金生铅,重四两。 心静汞生,肾定铅生。铅汞升降,相遇金鼎,炼成大丹,点化至药。 心动无以见汞,失汞则丹砂枯,面黄白无光泽、皮肤不红润。 肾动无以见铅,失铅则青金枯,面青黑无光彩、皮肤皆干涩。 何也?良以二气无本,铅汞不生。不得至人之论,行之徒自费工耳。 故仙人炼气保肾,多得铅生。定神养心,多得汞发。铅汞绵绵,在世长年。惟在二气本源固密澄洁耳。 《太玄宝典》之二:修真符圣门 [校]

  二、修真符圣门 1.神化神章 虚无为体,寂照为用。阴阳之不可以数拘,天地之不可以物对。 人皆有之,盖以尘土缘爱相汩,而不得见之。古今虽以法不可名,虽以事不可致,惟真人返朴还纯、澄明寂默以守之。 其妙用在尘心为室,除妄为真,其神自虚生。然无形迹,妙洞三界,穷生死之根,达利害之源,乃神之应也。 神无所不能致,而化其神,神则神在我而为真。天地之神,我亦神之。万象之神,我亦神之。神所化者,在守寂不动。升真气,以两手相叠,左手压右手,右手以摩顶上。三千功后,神自出外也。 2.气化气章 气至灵也,千经万论,惟以存想按摩为用。大悲。 真圣自然之数。气至灵,随心以动,常欲行也。 盖人心反复,而气乃涩,忧思为住滞,喜乐为流荡,皆失本经。 故真人者,炼气令圆,然始以心营,终别自致。 起于丹田,转若皮囊,行之周三宫。旧以三等,疾速缓急之异,为三车般上泥丸。 真秘之诀,不须此耳,惟以气圆固,先极功多圆,转次用他。 人以两手向腰之上头升项,其气自过,乃咽华池之液,四十九过,真气乃固而圆定,又能养化其气以成真。故曰:气化气,乃真仙矣。 3.精化精章 保精在炼气,气正然后精固,精固密然后可炼。 古今惟知炼气,不知炼真精之诀。 真人炼其精者,固密其精,精久不泄。常欲动方以力炼之,九重密闭。 坐先存大小固尾闾,三时九气与精交,脐下若毛毬动转不已,其精炼之子午二时,各行三百六十功。 十日外,真精自化,夺阴阳交合,反复气液,久有大益。 以两手握固,以大拇指按定中指纹,以力向上,提纵动摇,亦不能泄也。 4.天地可移章 男子得天之纯阳多者也,女子得地之纯阴多者也。 纯阳之道,行之易成。纯阴之道,行之难致。 真人有回男作女、回女作男之道。盖所以易气也。 女子血盛气衰,炼血保气。男子血衰气盛,炼气保血。男子女子,禀天地之正气,可以移其妙也。 男子炼元气,定神先守心如一,外物不入,万法不着,积精养神。 女子炼血,收二乳脉,按之以两手,按摩面上,逆行以气,运之乃化。 5.阴阳入握章 人以左手为阳,内主肾。 半夜,气自肾生,神从心降。握左手不开闭,左目不视,存神至肾,出左目下左手。三百六十功乃开。 午时,气自心降,神从肾升。握右手不开闭,右目不视,存神至心,出右目下右手,三百六十功乃开。 如此行三千日,可视千万里之事,天地山川、星象草木,莫不知数,莫不知灵,人心不测之事,皆可得之矣。 6.胎息吐纳章 先调气,令不出不入自固密,常漱华池真精。 三千功,胎息既行,津液成玄珠,可吐而又纳之。 不惟长年。亦可闭尾闾成真精,胎息玄珠,久久自结,自下上泥丸不绝,则长生焉。 7.铅汞见宝章 真精生铅,铅生黄华。定神生汞,汞生玄珠。 汞因内津,而生玄珠,使气或上或下,旋转不已。久久自觉津液咽下,有物如珠下,或欲行出之。液出汲入黄中自结,可结在舌上。 铅因运气,而生黄华,使气不上不下,向左而转,久久不已。气在脐下,小便其出青色。其气自可出入,运动欲出,乃气透尾闾之色,金黄色如铅丹。 人之修炼,铅汞见宝,乃真人矣。

  存神固气论 炉鼎地位   四象之始终,万物之化生,不离戊己鼎火,拕戊己然后能造物,故至人于金木相刑,受气与水火升降既济之问,有造化神物,使活而不毙,生生不穷之理。 阴阳颠倒   阴阳者,相求之物也,离火也,失水则燥,燥极所济在坎;坎水也,失火则冰,冰极所济在离,离宫受血藏铅,阳中有阴也,故不燥而清凉。坎宫受气藏汞阴,中有阳也,故不冰而温暖。离虽含铅,血动则火发化汞;坎虽含汞,气动则水生化铅。故知坎属水者,不知有汞气隐焉,知离属火者,不知有铅血隐焉,动化之际,铅汞自升降相求,至人于此有坎离颠倒之理。 阴阳老少   数过三十二,阴阳渐老矣!阳老则炁衰,必少阴而后济;阴老则血衰,必少阳而后济。老阴夺少阳,如坤之次有复也;老阳夺少阴,如乾之次有遘也。金木老阴阳也,相刑而生者,少阴阳也。人之乾坤为老,艮兑为少,不知造化之所谓老少者,有不一也。至人于此有妙夺造化之意。

  水火相求   水遇火乃受气,受气则生而不竭,故不走;火遇水乃成形,成形则活而不灭,故不飞。方真水求真火,则阴多阳少而化铅;方真火求真水,则阳多阴少而化汞。汞必求铅,故降而干坎,铅必求汞,故升而干离。升降之际,擒于戊己,相吞相恋而结化。至人于此有住阴阳之和,还返添夺之妙理。 金木相刑   金不克木,木不受气,受气生火,乃火不克金,金不受气,受气乃生水。以金召金,故动而克木,以火召火,故动而克金。水火既生,以和召和,自相求而造物。至人于此,使炉中水火自相寻者,盖得修所生之至理。 五行还返   万物之理归于母,则根深蒂固有长久之道;散于子,则花荣叶茂,有衰谢之理。子谢母衰者,五行之顺行也;长生久视者,五行之不顺行也。至人于中宫神物造化之际,造物既功,则子隐母腹,母含子胎,致龙出于火,虎生于水,有还返颠倒之理。 王气盛衰  火初生,阳之王气也,水初生,阴之王气也。阳进不已,日中必吴,阴进不已,月盈必亏。王气渐衰,至人于此有炉中截王气之理,故如时之春,不至于秋,如日之升,不至于吴,如花之荣,不至于谢。 添进火候   精为气母,不能自运,所运在气;气为神母,不能自运,所运在神。此真铅所以生神火,神火所以伏真铅也。至人以神运气,自然气住而不飞;以气运精,自然精住而不走。三物不出鼎火,则开生门,离于鼎火则归死户。至人所以传法不传火者,盖擒捉烹炼之际,斟酌添进,火候至神之能事,有不可致诘也。 龙虎关轴 天地氤氲,故关轴先立于玄极,出纳斟酌,元气生生不穷,人方受铅汞于父母,关轴立矣。元气因此物而生,此物托元气而养,故一呼一吸,绵绵若存。既配金木生神物,当服龙虎纳元和,而助养之,自然胎气造化,生生不穷也。 情性动静   物理所不可逃者四:曰生曰心,曰性曰情。有生必有心,有心必有性,有性必有情。性则静定,情则感通,感通之际,二气必交。交于外则龙虎飞走,铅汞漏失;交于中则龙虎相随,铅汞内结,铅汞内结,气所生也。故气来入身谓之生,所以通生谓之道。至人以道御情,氤氲之际,能住玄胎,恍惚之中,能擒物象。所以有道合一形神俱妙之功也。 身分色化   从色来者,由阴阳之中,从化来者,出阴阳之外。由阴阳者,有留形住世之理,故无用之中有用。有用者,必夺造化于阴阳,出阴阳者,有飞灵走性之道,故有为之中无为,无为者,方独超升于象外,进退之序,能炼色身而化形,乃能脱化身而化神果。无序而欲,顿超理所未闻。 胎息真趣   世虽曰胎从有气者结,气从有胎者息,然岂止神气不散,习息日久,而后成哉。是未达真趣,真趣天达,块然静处,积习于空寂中,则终身没世,不免为一耽睡汉而已。于养丹结胎却曰住年,则远矣.且生化之理,独阳不生,独阴不成,至人谓养圣胎求出路,坎离铅汞不相孤,苟非龙虎交遘,立关轴于玄极,谁能住元和而息胎乎? 寂灭无为   灰既死,木既槁,火木无所托;块虽聚,尘虽积,则金水无由生,四象无由施,则丹药为弃物,炉鼎为虚器,盖不能住不死之玄胎,故沉于寂灭,不能夺造化之神机,故泥于顽空。至人既见五贼而昌,则乘火龙,跨金虎,宇宙在手,万化生身,终于形神俱化,而游无上之妙。曷尝论空寂,止枯槁,而与尘块共灭哉! 形神俱妙法   内而求之,性则心也,命则肾也。知道者,以性复命,以肾交心,五气交感,一归戊己。魏真君所谓三五一者,正为此也。然则易谓之三五一,五行颠倒,火生木,水生金,以生数推之,水一金四,五也;火二木三,五也,土数亦五,是为三五,萃而一,故日三五一。《黄庭经》 云:五行相推大归一,以是观之,魏君之意,岂不昭昭乎?学者悟此,则呼吸之义可明,而阳光之精可见矣!阳光之精,即丹砂也,丹砂即大药也。自古修性命者,莫不由大药而获度世也。然知性而不知命,则执空而无变化,故钟离先生云:只修真性不修丹,久后多应变化难。知命而不知性,则形炁无宰,故茅真君曰:但明行气王,便是得仙人。则知性与命,独修则不成。欲修性者,必以道全其神;欲修命者,必以术延其形。道术相符,则性命会合矣。故《太平经》 云:神以道全,形以术延,以可证也。遇之者未可便修,必周览古今神仙经书歌诀,以明之义无不通,然后可以绝疑。 中源篇

  尝读《阴符经》太公注云:金丹之术百数,其要在神水华池。未晓真诠,因游太山,见儒士吟天地何廓清,阴阳道可成,华池与神水,全在虎龙精。即叩之,姓朴字元龟,云:花从何处生,绿叶间红窠,谁人将色染,争如造化何未悟。朴又云:石何坚兮水何柔,坚柔相磨谁肯修,石性土兮水润流,焉知嫩芷之好求。又华者花也,花者化也,化由火也。池者水也,乃水火之候,水火是日月之流澈,能生成万物,为世间至灵。万物自负阴而抱阳以成人,花从何生?从何结?承阴布。枝,抱阳结实,实中有仁,留种成孕。亦如人性情在母腹中,渐成人身也。金丹应日月之玄象,成万物之根本,龙虎之起伏,水火之交运,四时之节候,即可长生。又云:铅即青龙,为道之祖,汞即白虎,为道之宗。修之合神合圣,即非人间之铅汞。但识根元,汞生于砂,金产于铅,此道上合天心,下合地理,中合人精,变化莫测。

  太玄宝典卷中 炼凡全真门 轻骨章 骨者,天地阴阳之气凝结生化自胎中而成,由气冲在长养而少变壮壮变老。其骨之中有髓,流化成精,以为一身之根元。筋脉交贯而一身之动静,皆由一气以滋荣。气血强盛则骨轻以其血滋荣提领冲动故也。气血既衰,则骨重髓枯,谓骨枯精竭而死也。夫真人之修行,当先炼血,随气化以周营,次炼骨化,久久神通。炼心无滞成清泉,则蒸鬱精随浸润运行,血乃得化而成白玉。长生之道本乎此焉。 炼气圆定章 气之所生,有应有度,有象有理。故半夜自元气生时两耳如风雨声,盛者如钟磬声,其应乃子时之半为度也,久久修行者,闭目上视,见星斗光各象,运其气自下而转,不唯自尾閒行夹嵴上泥丸而下降,其中人复通九窍,行四肢皮肤下,皆循而遍周则气圆也。久运动而反上,则为真寂,乃气真定。气之动静是谓要妙。气之一动则长安,气之一静则神应。真气行处皮肤光泽,九窍通达,四肢轻便,久久皮肤下无血,但白膏耳。 生神水章 神水之生,非华池之津,谓真气滋养浇灌之水也。北方有沧海,沧海生玄龟,玄龟吐真气,真气化神水,神水生肾。故神水者,气之根元,由人呼吸以出入,一呼出一寸,一吸入一寸。人能少语、少思、少劳动,则一时生一尺。人睡一时亦生一尺,但梦寐之问亦有劳动魂神耳。昼则无思安定,守之以流,夜则无梦静念而生。今修行者,半夜定念端坐,上吸天池,下涌地脉,久久行之,精液无穷,长生不死之道,始于此也。上吸天池灌曲江,下涌地户则不飢渴,能营周百脉变化凡躯矣。 运真火章 真火者,非心火也。盖北方有水,水中生火,火生北方阴之穴也,光射太阳,取之有法焉。双曲两手足紧握,令力通内,绕腰交过会下丹田,其火如龟蛇之动,上盘下旋,如火焰昇腾,自然出肾,夹嵴骨,循风府,上颈,入口,出鼻,透天门,入泥丸,自然温温如火之相逼,则汗淀淀以出,长生不老久久飞昇也。其余应验皆神仙之妙也。 婴儿出胎章 太阳之炼、左则为龙而生婴儿。盖水生木也,木为水子,水之气行传流入水,故青龙者木之气也。青龙负太一真元之气,故为婴儿之胎。因木以行到脾曰黄婆。黄婆乃产育得木之制,婴儿乃生,青光负之,体生青光。世人但知存想之功,不知力致之妙,其行握固,以四肢力并上行,自知大妙耳。 女生华章 太阴之炼,右则为虎而生 女。盖其金生水也,金为水之母,金之气行传流入水,故白虎者金之气也。白虎负真一之气,故为 女之胎。因金以行到肾万金所生子也。四肢百脉以力用之,上下左右鼓动,披衣握固,心但守固不动,是为真道。体外生青红二色光明其四象金木问隔,则木生火,金生水,青龙缓气以导火,白虎强气以导水行之自当有验。此真仙之秘旨,大应。其神至心,七日乃得异应。 阴阳配合章 一阴中之阳,阳曰至精,号月华;阳中之阴,阴为至灵,号日精。北方至阳生肾,为水,水中有阳火焉;南方至阴生心,心为火,火中有阴水焉。互相往来,交气生灵物。真火生铅,真水生汞,铅汞交配,乃可长生。今人未晓其妙,岂能互备?故不见验。若上内华池,下升地脉,心降中州,气腾脾元,二气相遇,自然如酒,食醉饱,通畅快意,则百脉安和,万灵内醉,骨坚髓凝可返婴稚。久久行之,生真身,化形、通天地,无所不灵,是其妙也。 炼凡生神门 神体生光华章   夫神体,元气集真,定神养素,久久炼神体,神体之炼,久久生光华。盖为气应精,精应神,神应体,三奇相须,上下园运,火炼气升,贯百脉,透百窍,夜问自己视之,五色云绕身,他人视已如在火中。其诀盖因密运气,气转而固精,精坚而保神,神而灵定,自然发光明于身外,灵通八表,风气所钟自然旋转不已,绕身成圆光,久久成五色云。云天之步亦从此得耳。 五脏通明章 夫五脏者,五行之源也。五行既炼,则孰为守气也?孰为守形也?左右旋转,运气不止,久久相通,则无飢渴也,则无荣卫也。气血相合,精神通贯,神仙默化至妙之语也,其诀惟以运气为本,守心为上,握固以佐之,揭泥丸为毕功。先握固而守心,守心兼运气,升则上丹田,以力涌之,如揭四肢手足。心气如发,则内气五脏,不相关隔,不惟不病,五气中和滋荣,光茂通明,内视如五色琉璃,是其应也。行之既久,其光上交五星焉。 四体内涤章 凡人有四体,外有皮肤,中有骨血,绝杂想而成真人。真体能升云天,莫不先内涤四体。其四体者,其法端坐,以两足心相踏,两手心相合热,通五脏,手气先交嵴,足先交腰,上下摇动,汗自身出四肢,则万病自核,百邪不干,何为疮疡?何为痺癞?修行者,必先行之快气焉! 三宫明黄道章 三宫守一之道,本自天真,皇人传之黄帝,多秘真旨。凡自下丹田起,则升气园运之足心,发火交脐下,次动中丹田则守一定神,修到上丹田则般下玉精,以嚥华池,真精入心。如此行之,则耳月万倍光明。下通腰肾,神火上升,故三官有黄明之气,谓之黄道。行之久久,升云天,长年不老,通神明,惟黄帝先得之全焉。 宝火入鼎章

  修行者,以气为金,为鼎。鼎合在脾之下腰之上。鼎中有丹,丹乃二气坎离相合于脾也。鼎中有水,水元气也。元气非火不能升,故火自下发者,坎宫水中之火也。宝火者,阴中之阳日精,太阳丹光上腾所行亦有法:先嚥华池真津三百六十口每日日初出存日精,咽三百六十功,至夜半可发以烹太阳丹焉。 丹光应液章   丹炼二神,至阳之宝,内荣百脉,外通九窍,则神光出,其液流行,内有神泉浇灌,外有至和之气,为液为汗,百病不生体轻久久生清光毛,行步如飞,登山涉险无所不至,神明相祐矣。 玉泉无漏章   玉泉者真精之生发也。久修真者有之,所得三者之备:一泥丸到流,二神府无想,三真元固密其精生生不穷,如水之源源不已,出于山谷,何为乎摇动?何为乎禁止?皆不知竭,乃谓玉泉至者,常润也。泉者,不穷也。其法盖定神养气,上升泥丸,紧固气不泄也。 炼凡出象门 补神生胎章 神自胎生,胎从命分。胎生则神生,命分则神备。形因气活,气因神动。神本务动,气本务圆。盖绿爱色相资,渐夫本源流荡不已,则神有所损也。劳形损神三分,劳气损神五分,劳心损神七分。负载摇动者,劳形也;爱欲声色者,劳气也;思虑悲愁者,劳心也。神之所损各有浅深,真人当先知补神之道,则形全而能定神,未能定徒为寂默耳!药服人参,气炼三宫制之无事。调饮食,适寒温,起居常均,不以道拘,不以俗累,则得神之胎也。神胎者,谓神返素朴,而神有所养也,然后可以行定神之道矣。 补气真源章 气之所补,以安体厚生,养元保真。少思虑,绝爱慾。虚弱者先以药补如黄精之类是也。次行运元保精、保息养皓之法,用之惟气强盛则真源生矣。真源者,生气之源,生命之所也,大道修真莫出乎此耳! 飞踯登攀章 真仙羽化之道,皆由炼神所致,能飞昇跃踯、登高攀危者,莫出乎神体。欲得筋脉强盛者,气力坚固,身轻体快耳。神体生光华,已载上经。其欲得筋脉强盛者,定心养血,以偃外令人按溺或自按摩,半夜调息存青龙自肾生发,绕腰周四肢升天地门,饮华池真津九遍,咒呼天苍七遍。欲得气力,坚固精气是也,欲得身轻快,亦可炼精气神全之道也。 大禹步章 昔大禹权制百灵,盖得天年之步。天年之步者,行之免三凶。三凶者天地雷霆之险,山川鬼神之险,禽兽蛊魅之险。修真之士,莫不先知行之,如登云霞,步三境,众真侍卫焉。如登坛祭天,入山涉险,皆用之叩齿,闭目存日月,取在左手,垂下右手,南北举左手,握四指,伸第二指,行右指东南面东。次握右手,行右足指东北,向东行非三境内戒之士,勿出步焉。 度神鬼章 真人法度人以令度神,法以修真,令以受戒。凡经有凶恶鬼神处,以令度之,升为真官,先斋戒,具青词明表,开三界,以丹砂九两和以粉缅作本真形青白二色,方纸千幅,乱覆焚之于大松下,其松上有青白色云,自有神物见,致辞而去。 透灵托化章 人之真灵以情昧,皆由神之所存也。人人皆有神灵焉,绿情而昧。惟真人能以神通,诸人生则梦交,死则神传。梦交则梦于人神栖则假化留世焉。炼气既圆,定神不乱,揭天门而出神,故能透焉。或寄于像,或託人形。人形所托者,神乱气衰之人,多遇则倒或醉中交应焉。 无情得过章 神依人行,物因真化。无情之物者,以奇水怪之类得人之近至,神透则为精灵焉。今名山大川多有之,盖依真仙福庭之力耳,而不害人多能与善利也。 太玄宝典卷下 养气构神门 木神养神章 阴阳之妙,造化五行,各有真一。至神之物,生于洞天福地,人遇之者可以为真仙。木之神,狭苓是也。服之得法,能生神明,轻便四肢。狭苓末之,烂研青松,叶水和煮之,惟狭苓碧绿色透为度,暴乾以末,蜜和丸。日三服,如橡子大,清旦水下。通神,不老不飢,辟穀去五味。服之三百日,体生青毛,无寒暑。更加梨子无暑,加浮萍无寒矣。 木精养精章 天地之精英,结而为不凋之木,叶嫩子柔,能生精,通百脉,换凡躯,生深山谷高奇之状无人边处者,可採之柏木仁是也。和嫩叶杵三万六千下,杂以木蜜塞新筒中,以束流山泉煮之,并无苦味,惟甘辛异香耳。向日用水下一枣许,百日外不飢,精自秘,虽摇动不泄也,亦无寒暑,见鬼神,步及奔马,精气保守,百疾已驱,久久四肢生青毛,耳鼻赤色是也。 木气养气章 束方生风,风生木,木生万物,故能生气。木之生气,枸杞是也。四时之精,各有所在。春採叶,夏採花,秋採子,冬採根。今人之用推四时取之,以服有十应。其真人《洞天秘诀》:四时各取採,候四季周足,挣择,洗了,锉之,用糯米拌之炊,入瓷,药一斤、米一斗,自冬至前下,惊垫出之,已成如黑金色。且服之百日外,髭鬓如漆色,若处子,行步如飞,登山涉险终日不倦,肌肤润泽,目有神光,惟少思虑绝爱慾为上。 木英点骨章 太虚之神,至秀之英,降于五行,而聚中央,其气为椒。禀五行、通九窍,化筋,滋骨髓,蒸鬱不已,点化凡骨成真仙。久久服之,骨中自觉若虫行,其骨髓老而不枯竭,死则筋不腐。取椒红不用白皮黑子,得一斤为度,以枫香炼和之,重汤煮七日,就润可丸一梧桐子大。每日清水面束下。七百日外通神明,目有神光,皮肤按之若无肉坚硬,暗地可视,长生久视羽化之道自此耳。 五芝通神明章 芝者,天地至灵,阴阳冲和之气而生。芝有五色能补五行真气。真人採五芝为丹,其效能通神明,化凌空,集神全真焉。以五色芝,各以木蜜煮七日七夜,出之,择神日服之,以酒少少饮之,助力。七日外日中见天象,乘虎豹,召云龙,呼神鬼耳。其新生芝得之,便以酒蜜煮食之,其效亦同焉。 仙人长寿杖章 仙人採青竹,长七尺而十二节者,以雌黄酒调石脑油灌之,两头蜜封,又用楮叶二十四重裹了,以少黄土覆之,上以麦皮一斗陇之其上烧之,勿令火炎,但蒸鬱透,自然有金色光明,可以挞百怪,役万灵,擭之不死不疾,所在神明护之。 养气增灵门 老翁木马章 真人以木马为老人驭者,所以济衰人,之劳也。药用乳香、没药、阳起石,等分为丹,酒下七丸,服毕,如人行十里许,以木通、楮子、椒汤浴之为之,七日外步及奔马,登涉皆不觉疲,故得安适如登木马,故有此名也。 草神生神章 草者,阴阳冲和之气,由雨露而滋萌生养,有情,益人利气。草中有至神,服之能生神为神者,黄精是也。炼之有法,服之有理。黄精九两,九蒸九暴,研为膏,以青黛一两和之,铜器重汤煎之,色如碧玉,为丸,樱桃大。每服一丸,面束水下。七日神全,七七日真神生。真神生者,闭目已如坐间室也。 草精生精章 草中有精灵之物,能令人长生,生精益髓,精竭再生,髓竭再行,草精甘菊是也。得四两为菊花,四两清酒,煮一沸出之,暴乾为末。每服方寸匕,以清水下。七日外精生不穷矣。 草气生气章 天地之气,由阴阳而分。阴阳之气则为万物,其草中有最得其气者,地黄是也。服之荣血脉,坚牙齿,乌髭髮,光泽四肢体人,服之各有异卫。地黄收之得多则蒸之极烂,研出滓,取膏汁杂以海盐十分之一。勿与妇人服,血妄行也而成疾。男子生虚弱,服之七丸,如麻子大,清水下,七日气盛如婴童,大有益耳。 草丹度世章 太上有七十二种丹,惟九华草灵丹能度人出世,真仙之阶不出于法乎。天之精,天门冬是也,地之精地黄是也,日之精枸杞是也,月之精松黄是也,阴之精远志是也,阳之精人参是也,山之精巨胜是也,水之精藕节是也,人之精菊花是也。九药各等分,採择精静,杵烂以百草和露包裹,用葛藤紧扎,以米五斗同蒸之,米熟出之,夜撇布于月明中,五更水露阴乾,为末蜜为丸。日服一枣大,日一用水下。不出七日可以度世,心自通神明,不飢不渴,骨坚轻体,可以居山矣。 草换肌章 凡人之肌肉有久病者,或气血骨已死者,皆令活惟真人以灵草换肌。灵草者,束方甲乙日採防风,庚辛日暴乾,丙丁日採艾,壬癸日暴乾,西方庚辛日採莒蒲,甲乙日暴乾,北方壬癸日採菊花,丙丁日暴乾,四药用戊己日入臼杵之三千六百下为末,用藕节汁为丸,如豆大。日三服,七日外肌肉无病,百邪乃退,夙气不干,以凡成真,以老成童,非遇有道不可教服之。 草通九窍章 人有九窍,相通则为真人,窒塞则为下鬼。九窍不通,无以知好恶是非邪正。故真人之道,先度人通九窍,其药乃神妙神功之草也。药用莒蒲一寸九节者,末之和以楮汁为丸。每服酒下七丸绿豆许,百日外立知有应,夜不寐不知倦,色流香味皆易辨之,人所不达已先达焉。草五行丹章草中有五行,真人採之成丹,服之可以内五行,自聚精气神者,皆正其药。束方之灵人参也,南方之灵万蒲也,中央之灵地黄也,西方之灵巨胜也,北方之灵黄精也,以五丹添水同蒸三日三夜,取出暴乾,为末,炼松脂为丸,桐子大。日七服,温水下七丸,七日成真气,梦想通灵气血滋荣,身体筋骨,精固神定耳。 服水章 真人服水,所以益真气元也。凡有停厨法,有治病法,有驱邪法,有益气法,不静体法,各各有通神之妙应也。 停厨者,居山或山荒之地,欲绝粒,服水益脾,不赢不弱者,先存脾元作黄气缭绕,次令火力下行透骨,闭息三百六十,握固,嚥气真津亦三百六十,乃服水。水一盏向日倾一半,擎之以左手,药*印擎水,右手紧拳,向东念轻元法,水流入吾心,化为白光,白光溢脾,脾化为石,急急如律令!.七遍,吹入水,存白兔入水,每日清旦服之。七日外不飢,初服先数日少少饮粥,服水未得力可服枣栗,少少以助神力。治病者,有疾有钟或他或己,皆可令服悉,得安泰,以右手三指擎水一盏,向北念:元夫使者,金头罗神。七遍,其水自沸溢。非有道气者,但有清静条戒用事,然未沸溢但先有气也。真人用火自水生耳。 驱邪者,有鬼神害生人,及鬼神怪物所苦,百端幻惑,可以正之也。以左手三指擎水一盏,向南念:大悲神首,赤髮元神,七遍,以水用杨柳枝向邪物洒之,乃息。他人已彼苦,或洒或令饮之,乃醒焉。 益气者,真人救助令虚弱,以真气神水令饮之也。以水一盏倾一半,右手三指擎之,向南取真阳之气七口,存赤乌七枚飞入其水中;次饮火,一神火入吾神泉,真气滋生长寿万年,急急如律令!七遍,吹入水中。凡饮先闭目静思,少少饮之,有病亦愈。 静体者,人之身心逐爱流恶滋生秽浊,行乎尘世,真人天灵远而思之。故真人有教人凡事止真祀者,洗沐者,必先静体焉。洗沐既毕,定身心,以水一盏,星月下向天祝云:天灵不浊,地灵不摇,急急如生星令!七遍,吹入水。次端坐正南面,久之,是其应也。凡用各神灵之景象焉。 登云章 真人了生死之源,知真一之道,炼气全真,定神虚一,久,火气自固,神自定。气固然后圆转,神定然后通灵,知生死之期,达出世之妙。故了生了死,是谓真人;出死入生,是谓仙人。欲知死期应数不可过者,三元者夜,月明中临流,一和竹枝,用香炉中烧松脂一两,其烟用竹枝拂之,令度水,其水上烟不旋转圆聚者,其年必死,以其竹枝向月拂卜,定影一点为一月,卜其日,又卜其时。知其时,欲以其鬼箭、人参带之。行二气圆转,默坐正室,去药物,绝思虑,拂尘念,揭天门而往,自然顶中有白光,人皆见之。神妙之道不可传出世耳。

作者:网络   责任编辑:宁静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