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新闻资讯 > 道教动态 >

许嘉璐第三届国际道教论坛上做的主旨发言--道教的未来

2014-11-28 10:02 来源:道行天下整理T|T

  

  道教,和世界上一切伟大宗教一样,其所以出现,是要回答人们最重要的、最切身的关切,包括人是从哪里来的,最终要走到哪里去以及如何解释和解决现实生活中的苦恼与灾难;实质上,是人类为了回答这些问题而创造了宗教。2500年前的伟大智者老子和稍后的庄子,以及1800年以来道教众多的先行者张角、张鲁和历代高道,都根据他们那个时代的渴望和需求,用自己的智慧和实践为世人提供他们所能给出的答案。他们先后相承,形成了道学道教顺应自然、尊重生命、关注人生的传统。这次论坛的分议题,围绕着诚信、慈爱、养生和生态,以及笼罩着这些议题的总主题“行道立德,济世利人”,在我看来,都符合先圣先道的学说和理念,且与当前地球上的形势相合。

  如果我们重新审视2000多年来的道教历史,是不是可以说,道家思想和道教都是在社会危机极其严重的时代出现的;道教兴衰相间,大体也是与国家文化与精神的失据和繁盛相应的。现在地球上的情况呢?我以为颇为类似中国春秋时期和魏晋六朝时的情形:物欲横流,“奇物滋起”;朴真毁弃,狡诈遍地;腐鼠成金,奢泰流行:强梁称雄,冲突不断。面对全球的乱象,深受老庄和道教影响的中国人,很自然地、符合民族思维传统地,要回到先圣先哲那里寻求几乎已经“冷藏”了的民族智慧。道教之呈现复兴之势,不能不说与此有着密切关系。

  但是,道教也因此而需要应对一系列挑战,主要的有以下两个方面。一是后世道教渐渐与老庄之学的核心理念和宗旨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疏离;二是世界已经进入现代和后现代,科技高度发达,文化多样性逐步为人所知并认同,相应地,人文社会科学和哲学也发生了重要的转型。这对道教从宇宙观、神仙道,到符箓、斋譙形成了无形的压力。

  先说第一个问题。老庄之学的核心,简约地说,就是人们耳熟能详的《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和“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等精辟论说。在关于现象界的描述的虚拟,包括庄子恣肆驰骋、无御遨游的想象和对世俗束缚、名利齷齪的厌弃,无不由此生发又得到极大升华。原始道家的出现与形成,就是因为“以身观身,以家观家,以乡观乡,以国观国,以天下观天下”而“知天下之然”,也就是洞察了人类自走出原始状态后,就被日益膨胀的一己之私迷惑着、折磨着、相互残杀着,而人类却身陷炼狱而自鸣得意。老庄自赋的使命就是唤醒世人,回归天道。换言之,他们始终关怀的,是当下社会,是现实人生,是人们的心灵,是人类的未来。

  世隔近十个世纪,历经了种种曲折而诞生的道教,由于当时社会动荡不已,人们深感人生之无常,于是顺应其势,逐步将教义的重点偏移到个人的长生久视,同时又吸纳了自古就有的巫觋信仰和神仙之说,于是对宇宙/地球的关怀、对社会本质的分析和对人类的挽救逐渐淡化。时至今日,这种状况,和世界宗教界、学术思想界的走势有着相当的距离,而且似乎距离越来越大。现在,世界已经进入后现代,人类对宇宙、对社会、对文化、对宗教的反思越来越广泛,越来越深入,不仅对有些宗教的创世说、原罪说、救赎说等等根本性教义发出质疑的声音,而且对自文艺复兴以来形成的所谓绝对真理,包括自由、平等、博爱以及人权都进行了解构和批判。这一浪潮中的出发点,也是当下和未来的世界、社会和人生。相对而言,这一趋向反而越来越更近似于老子和庄子的初衷。

作者:道行天下   责任编辑:宁静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