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新闻资讯 > 道教动态 >

90后女摄影师,隐居终南山,开荒刨地种菜赏花…

2015-04-28 10:28 来源:风裳摄影T|T

  

  我是祥子。90年生的水瓶女。2008 年18岁时成为人像摄影师,2010年脱离影楼成为独立摄影师,并一个人一台相机走遍大半个中国和东南亚数国。2013年想停止行走开始在北京做个属于自己的固定摄影工作室时,因缘际遇遇到了终南山。这个使我瞬间决定不去北京、留在这里与这山林草木同生共长的地方。是的,我内心深处除了行走梦,还有一个归隐梦。

  2013年9月

  第一次遇到终南山,与它相遇的喜悦溢于言表。

  

  

  与挚友胡老师

  

  终南山给我的感觉,像是前世注定好的归宿。这对于习惯漂泊的人来说,是一件及其幸运且充满感恩的事。

  暂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就先寄住在公众道场吧。

  打水、生火 、做饭、掌握山居最基本的生存技能。

  

  

  2013年11月,迎来了终南山的第一场雪。

  有人雪地里吹萧座炉烧茶。

  

  

  我的背影。

  

  2013年2月。

  或许是上天收到我内心的诚意感召,2013年春季,我便遇到了属于自己的梦中小院。

  它座落在紧挨山脚下的一片桃林里。左面是河、田野;右面是山;前面和后面是近百亩的大片桃林。

  遇到小院当天和它的合影。当时它已弃用已久,里面除了一堆废柴 别无它有。

  

  在房间外简易的小棚子里凑合着做了第一顿饭 。树林里采的野生荠荠菜下挂面条。

  

  往小院运送基本的生活物品。除了一个人搬不动的书架桌子喊人帮忙,其他全部一人搞定。

  请工人做固然容易又快速,但会失去亲手创造的乐趣。

  

  小棚子里的灶台已经有些垮塌,索性直接拆去。

  

  动手给房间四周扎个篱笆,有了篱笆瞬间有院子的模样了。扎篱笆用的枝条是果园里果农剪下的废弃枝条。

  先把扎篱笆处挖出深约30厘米的小坑,挑相对粗些的枝条竖向扎入泥土,然后拿泥土踩实压平。再用相对细些的枝条在在稳固好的枝条上横向左右穿插编入。注意结尾处的前后链接。

  

  2014年4月初,小院四周的桃花源开花了,一只小羊来小院旁边吃草。

  

  小院四周,除了桃花,还有杏树、樱桃花、李子花。

  我也过了每天灰头土脸埋头做建设的最初阶段,可以抽空花树下烧壶茶、拍拍照了。

  

  

  

  

  活是什么时候都做不完的。 扎完篱笆,活泥修补墙缝和窗户。

  

  这里没水没电,吃的水要一来一回半小时去村头的小树林里接,如何俭省用水都是学问。淘米水洗菜,洗菜水洗锅,在这里是现实。

  洗衣就方便些,可以直接在下方的河里洗。

  

  一年三季都有采不完的野菜,野生荠荠菜长老后,就有可以安全使用野蘑菇长出了。十分的美味。

  

  2014年6月。

  小院四周的桃子杏子都熟了。 美味啊。

  

  自己种菜是一定要的。虽然成果产量只是农家的三分之一,但对于毫无种菜经验的我来说已经很开心了。

  2014年10月。

  我收获了自己亲手种的豆角、茄子、辣椒、葫芦 .......

  别以为山居生活尽是琴棋书画 ,在我看来,更多时候你必须亲手劳作,才能全然的体验到天地大爱与山居之乐。我热爱与土地打交道。

  

  

  2014年10月。

  我妈第一次来终南山了。

  很多人问:你住在终南山,父母同意吗?

  看看我妈那开心的笑脸 便知道了。

  起初,他们自然是不同意的,家里衣食无忧, 我却跑到这水电都没的穷地方受苦,他们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一样的怪胎女儿。

  直到他们一点点感知到我在这里的快乐,看到了我的成长。到现在,终于被我感染,从不同意到渐渐支持。现在,我妈时不时就过来与我小住一段。

  个人体验:自我梦想之间若与父母观念有冲突,那么与父母之间搭建好能量的流动,比一味的反抗对持有效的多。

  

  

  一到秋季,满山遍野的野核桃、野板栗。最多也最美味的就是野柿子。 又甜又糯,口感城市里卖的根本没法儿比。

  

  

  村里的大狼狗阿黄长得凶猛,人见都躲着走。但它很喜欢到我的小院跟着我,我也很喜欢同它做朋友。

  

  又在墙上挂上竹帘,防止落土。经过一个人蜗牛速度的双手打造,到了秋季,房间内部大致这个样子了。

  

  

  转眼,又是一个冬。

  

  

  

  2015年1月。

  又一场大雪弥漫终南山。漫天雪花飞舞,人踏进雪里仿佛落进了一个巨大的梦境里。

  即便一次次靴子湿透、袜子湿透,也要爬进那深山走一走。

  原谅我找不到更合适的词语来形容漫步这寂静天地、与万物安然同在时的内心触动。

  

  

  冬季的山居生活,除了基本的打水烧火等日常基本, 就没有什么劳动要做了。 这时火、茶、书、香 是最好的陪伴。

  山居大多时候都是独自一个人。这份看似有些孤寂的独处,除了对于真正热爱大自然的人,反倒是求之不得。

  我很荣幸,我热爱大自然,热爱独处。独处为我带来清醒,使我更热忱的珍爱生命,独处使我我集中能量只把生命花在我热衷的事情上。

  

  

  2015年3月。

  转眼,春季又到了。三月中旬 是春雨连绵的季节。

  

  过了春雨季,终南山就到了百花季。万物生发,依旧如梦如画。

  最先盛开的,是白色花瓣粉色花蕊的杏花和白色的樱桃花。

  

  

  如果你问我最敬重最膜拜的是谁?

  我的第一回复一定是:大自然。

  

  三月末,李花也盛开了。李花的白不同樱桃花的温和,它带着一股清寂的味道。

  每每与它对视,都会被带入一种万般清静的氛围。

  

  经过果农同意,扛了修剪下的带着花苞的桃花枝回小院。往土陶罐里一放加入清水,让它们继续盛放。

  

  

  2015年4月。

  4月初,小院四周的桃花便开了。 这里,便成了一片活生生的世外桃源。

  拍照之余,也坐下同前来找我拍照的姑娘们喝喝茶。

  

  身在桃花园,怎能不喝桃花茶? 起身摘几片花朵,连同花蕊放进开水里,喝到的竟是桃仁味道的清香。

  只是桃花性寒,尝个雅兴即可,不益贪杯。

  

  偶尔奢侈,烤紫薯吃。

  

  

  没有拍摄时,除了打水采菜打扫房屋种菜看书做插花,背上相机在小院四周为花花草草们拍一圈也是我每天的必修课。我一直无法理解那些身强力壮的乞讨者,亲身去从无到有的创造是生命中多么美妙的事呀。即便所创造的是微小的。我膜拜大自然,崇尚劳动,顶礼一切具有创造性的人和事。

  生命,因创造而不再庸常。

  

  

  

  冬季我回家过春节时,小偷趁机把窗户撬开,偷走了被子凳子锯子火炉茶壶等,甚至菜刀案板和我的乐器 ,

  据常年在山里住的人们讲,除了每天都在自家院里守着的,像我们这类人群,几乎都被盗过。报警也没用。感慨无耐之余,感思到这件事唯一的意义是直接的让你断舍离,使你物欲大降。对于生活中不可掌控的一面,我们唯有接纳。

  我妈活泥巴帮我糊窗户修补被小偷撬坏的窗户 。

  妈妈很爱干净,下雨时为了不把鞋子弄脏都基本不出门,却甘心为了我 亲自下手活泥。谢谢妈妈,我爱您。

  

  有拍摄时就工作赚钱养家,没拍摄时就开荒刨地种菜赏花~

  很明显,此刻拿锄头比2013年第一次拿时顺手多了呢。

  

  

  和妈妈一起采野菜。

  

  野生油菜开水绰后用油盐拌之,更是好看又美味。

  

  这几天除了麦子长得飞快,山林和草地也变化着不同颜色,它们每天都为自己换着新衣服。春天的气息弥漫整片山林田野。

  

  

  

  拍照为生的我,记录了很多人的美,也见证了终南山大自然的美。当然,还有很多很多我无法用相机拍下的。比如百花的香味、海浪般的风声、比乐器都好听的鸟鸣声、还有与这山林对视时那无法言语的宁静至极又狂喜至极的触动 ......

  

  

  

  我内心最感恩的友人胡老师。 谢谢你两年前的终南之约,因着与你的相约,我来到终南山。

  又因着终南山,我遇到了属于我的生命天堂。若不是你和终南山,我还是一个漂泊的人。

  

  

  从河边的角度看我小院的模样。

  

  有人问:你生活在终南山,那你也是隐士吧?

  回:不,我不是隐士,也不是修行者。我只是一个热爱大自然,并冲破一切阻难和考验、将自己的梦想照见现实的普通人。

  对于我个人来说,对个人内心无畏无怨的追逐、活出对生活本身的热爱,便是最大的修行。

  有人说:心灵美好就可以。而我追求身心灵皆美好。身不单是身体健康。我过着物质极简的山居生活,同时崇尚劳动愿意努力工作为自己带来充足的金钱能量,以确保自己人身自由之基本,同时也有了能力回馈父母友人;心是心灵的成长与探索,山居的独处为我带来很好的感思条件。 在这里,我可以更清晰的聆听自己的内心,这份清醒带给我力量。灵就是自我的生命状态,我一直创造着自己想要的生命体验。

  有人问:你自己的照片里有很多身着古式衣服的,你平时在山里就这么穿吗? 你自己的照片也拍的蛮好是延时自拍吗?

  回:我17岁考大学时因不想按照父母意愿学自己不想学的专业,就主动脱离学校,开始从摄影最底层干杂活的助理学起,18岁就在北京应聘成为职业人像摄影师。除了为别人拍摄,记录自己的日常也自然而然成了习惯。

  同时我也一直是传统服饰的爱好者,即便前几年在全国各地行走时、平时拍照工作时,也都是身着盘扣衣、裙装。

  翻翻这几年我一直在即时记录的新浪微博,能找到的我穿着是裤子的照片不会超过五张。

  我一直不习惯用三脚架自拍,你们所见的我个人照片都是随手抓身边人帮我拍的。家人朋友在时就喊家人朋友,只有村民或路人在时就喊路人帮忙。我把相机设置好,调好角度,告诉好把我放画面哪里,教好怎么按快门,然后人家帮我抓拍。

  这些被记录下的还仅是个别片段,很多难忘或有趣的时刻没人在就没拍了,所以可能以后开始尝试用三脚架自拍也有可能。

  有人问:我也想像你这样在山林里生活,可以吗?

  回:抱歉,这不在我的预知范围内,不能回答。这样的生活状态,并非有一座山有一处房子那么简单, 其背后还有你个人的意志力、对大自然的热爱程度、你在脱离城市生活便利条件后的应变能力 ...... 我一直认为,我们内在无形的事物,可以改变甚至创造我们外在有形的世界。每一生命状态如何,不取决于他人的判断,而取决于他自己本身。有梦想且愿意为之一步步前行的人,终将到达他的梦想之境。

  最后想说的是: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山间,活出自我对生命的热爱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风裳摄影   责任编辑:宁静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