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新闻资讯 > 活动快讯 >

当代书法五人展清谈 伍灯篇

2015-07-28 10:11 来源:凤凰画馆T|T

  
 

微影像 | [逸格] 当代书法五人展记录 伍灯篇

  时长:5′37″

  策划:柳青凯

  拍摄:高晴

  剪辑:李梦

  出品:凤凰书画网影像工作室

  [逸格]当代书法五人展清谈 伍灯篇

  

  逸笔纷披见自性 格楼风雨来知音

  ——伍灯法师在“逸格”论坛上的开示

  阿弥陀佛。这个展览是值得期待的。青凯第一次告诉我他的创意时我就很期待。今天,是开幕的日子。遗憾的是没有见到鲍贤伦先生,似乎是美中不足,如果鲍先生能到场,就更加圆满了。不过,美中不足乃是人生的常态。有时候,缺席也是另一种光临。物理空间里,我们感受到的一切,仅仅是外在的。尽管鲍老师人没来,我们能感觉到他的存在,不只是他的艺术的存在。

  今天,这五个人的联展,是心气的相应。当时,青凯提名的是国门和曾翔还有剑楠和我,我说,能不能请鲍老师一起来?青凯说,那他得跟鲍老师商量一下看看。后来,他给我回信,说鲍老师很高兴,同意参加,事情就这么定了。人生的一切都是缘分,很奇妙。

  刚才转了一圈,想到一个问题:如果非要我说一说这个展览,我会有什么角度?

  当下,突然有了个想法,如果分别借用佛家的经典来比喻,也许会有点意思。比如鲍老师吧,或者就可以比喻为《楞严经》。大家有机会的话,可以读诵一下《楞严经》,对于理解鲍老师的书法,应该会有帮助的。为什么说鲍老师的艺术可以借用佛家名典《楞严经》来形容呢?以前,鲍老师的书法在本体上的涉猎面还是比较广的,并不仅仅只是写写隶书而已。我记得二三十年以前他没少做过探索。但是,现在放下了,最后把书体定位下来,以秦隶为主;这种简约是一种舍弃,很难。非彻悟之后不可。《楞严经》号称是开悟的经典。不是了然人生世态的人,是无法放下对繁华的执着的。只有开悟之后才知道什么是一?何为一即万?今天,我们看鲍先生的作品,尽管书体相对单一,其实气象万千。

  以一种书体统摄诸体之妙谛,并让行家无不赞叹的,鲍老师是其中的代表,他不仅创造了当代书坛的奇迹,而且真正改写了隶书的格局,他以他的福报、勤勉和智慧,拯救了当代隶书。当然,鲍先生自己是不会承认这些的,这也是特别令我佩服的!他的德行与作风,是他的艺术成就的基础。出家之前,只要是鲍老师的作品,我都会下载下来学习,我是他的老粉丝。所以,今天能与鲍老师同襄这个活动,我很高兴。

  那么,曾老师的作品与佛家的哪一部经典相应呢?我认为是《法华经》,再合适不过了。《法华经》是成佛的经典,所谓开悟《楞严》成佛《法华》。大修行人都是以成佛为目标的,不想成佛你学佛干什么?尽管有的人说学佛可以修身养性,其实这种说法好比是用大炮打蚊子,是对佛法的庸俗化。佛法是众生离苦得乐、了生脱死的钥匙,可以令众生超脱轮回、证涅槃乐!如果仅仅只是为了修身养性,尽可以学茶道,也可以学音乐,包括学书法。但是,这些都仅仅只不过是艺术而已,无法令你超凡入圣。即使你学得再好也仍然是个凡夫,甚至可能你会因此而更加执着世间的名闻利养,同时越来越看不起其他同行的人,为什么?这就是所知障!学得越多,负担越多,甚至学得越好,可能你会越痛苦!因为知音越少,甚至根本没有人认可你:世间一切真正好的东西,犹如阳春白雪,不可能大家都说你好!这种残酷的现实,很有可能令你痛不欲生、甚至生不如死!这就是世间学问,让你欢喜让你忧。一切世间学问,都属于有漏之学,都不究竟,都会增加你的妄想,妄想就是苦的根源。

  只有佛法才能让人解脱,才能给人快乐,而且是究竟永乐,也就是涅槃。但如果你没有发心成佛,是修不出佛的境界的。因为,道,非真心求不得。凡夫之心都是虚的假的,哪里有什么真心可言?因而,凡夫很难取得真实成就。因为,都不是真发心,只是玩玩而已。包括对书法,也不过是利用书法求名求利,很少有真正是为了书法而书法的;用心本来就不纯,写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有纯的格调和境界?人世间最难得的就是纯了,比如纯粹或者纯洁,太难了!没有纯真的心,怎么可能出得来纯粹的东西?如果你要他纯真一点,几乎等于要他的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的。他不仅不干了,而且,他还有非常高大上的借口,说“我只是玩玩”,自认为这是一种超脱。实际上不过是借口,是自欺欺人。

  虽然你发心成佛,未必能成佛;但如果没有发心,那是绝对成不了佛的。学书法也如是,没有发心的话,很难有成就。我认为,真正的书法家必须是五体兼通的,缺一不可。因此,一般情况之下,最多只能说谁是书法家中的楷书家、行书家或者草书家,但他未必就是真正的书法家。书法家这个名头实际上是很不得了的,一个时代出不了几个。不像我们现在,到处都是书法家,还有专门的协会,好像加入了协会就是书法家了,所以,很热闹。这是不正常的;比如环球变暖,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你可以称呼一个作者是散文家或者是诗人、杂文家,或者小说家,但你不能轻易说他就是文学家。作为真正的文学家,哪那么容易?必须精通各种文体,而且要有相当之造诣及自成家数的风格与体系;尤其重要的是,真正的文学家,往往都是思想家,必须是一个有非凡的心灵的人!

  而心灵,只有心灵才可以滋养。所以,没有发心的人是很难有真实成就的,因为他的心是干涸的。干涸的心就像贫瘠之地,如何生养?不但无法生养他人,也很难滋养他自己。

  我认为,在真正的书法家这个概念层面上而言,曾翔是一个极具代表性的代表;只不过是,对他的评价与他的实际水平有距离。未来50年乃至100年后,如果人们谈起50年前或者100年前有哪几个不得不提的书法家,肯定绕不过曾翔,这是我的看法。

  从2008年到北京开始,我就一直在给曾翔当义工,总有人问我:曾翔的字应该怎么看?大部分都说看不懂。我说你看不懂就对了,你要能看懂曾翔的字,那曾翔就不是曾翔了。刚才我说过,真正好的人或者东西,都是阳春白雪,其实没有几个人能理解和欣赏。作品如是,为人亦如是。曾翔是真正的书法家,如果把书法界比喻是佛教界,那曾翔就是真正的得道高僧。但他的行止是超越一般人对所谓的得道高僧的定义的,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是真得道者。道是无相的,我们想象得出的样子都与道无关。所以,我用成佛的经典《法华经》来比喻曾翔。我想,是很贴切的。

  那么,剑南呢?该用哪一部经典来形容?《心经》!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的般若智慧浓缩为260个字,谓之《心经》。剑南的东西就有这样一种份量,他以碑为用,就像鲍贤伦先生,以一种书体总摄书法之妙谛,实践了什么是大道至简,他们俩都做到了。齐剑南的字是让我从心里折服的,那是真正的书法。不瞒诸位说,剑楠是我为数不多的掏出真金白银来收藏他的作品的活着的书法家。这是缘分,更是剑南的成功。几年前我就开始收他的东西。曾翔对他的评价也很高,有一天跟我说,剑南的东西是真的好。我说,我也这么认为!七年前,《书谱》刚来北京时,我就派青凯代表杂志社去采访他,并特地为了报道齐剑楠新开了一个栏目!的确,我喜欢这一位留着胡子、表面看起来大朴不雕的汉子,因为他的确是一位真正的书法家。我甚至认为,齐剑南还有一个贡献,前天跟陈政对话的时候我们谈到剑南,当时我有一句话没说。陈政走了之后我在想,以后有机会我得告诉他。今天机会来了,陈政就在我对面,我就把话说完了吧。我想说的是:齐剑南的写法,不小心之中拯救了当代碑学!为什么说是不小心呢?因为齐剑南不是存心的,他没有那种十分明确的抱负,他绝对没有。但他还原了碑学的本来的面貌,这是不能否认的。其实,碑体书法原来就应该是如此烂漫的,骨子里面必须得有几分天真,那才是碑体书法。因为它是生机勃勃地,所以才老气横秋,这才是真正的碑学。剑楠的书法表面上似乎很粗犷,其实里边有细到极致的东西,那个东西就是内秀,内秀是帖的精神。齐剑南的探索,给我们打开了另外一扇窗,他给了人们很多联想。不过,我得补充一句话,在碑体书法方面,如果大家认为,剑南是一位大家的话,我认为,他不是唯一的;因为,起码还有一位也是碑体书法大家,他就是曾翔先生!曾翔是不显山不露水的碑体大家。他对碑学的解构和深度诠释,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只不过是由于他的用笔不讨巧而被人们忽视了!因为,他几乎完全去掉了碑的痕迹。只抽出那一根丝、那根细细的线,但那是大音希声。实际上,他与剑南一样,都达致了时代的高峰。我认为,曾翔与剑南是当代碑体书法的两座并峙的高峰。甚至,在碑学的身份上,曾翔藏得更深。他的相是济公的相,令人不知是碑或者帖,其实碑帖兼容,那是圆融之妙。他和齐剑楠一圆一方,所谓各尽其妙。所以,他们两人臭气相投,彼此的眼神都有点像。

  最后,说一说国门。我一直都很赞叹国门。好像是三天前,我还发了一首诗,第一句是“生子当如何国门”。何国门,这个人我是真喜欢,不是拍他的马屁,好像他也不属马。我对他的好感甚至可以用敬仰这两个字,我是发自内心的。一个人是否被敬仰,与他的年纪和资历没有关系。我认为,国门的作品和成就,尤其是为人,也可以用一部佛家的大乘经典来比喻,那就是著名的《金刚般若波罗蜜经》,简称《金刚经》。《金刚经》是空门的座殿之宝!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所有摩诃般若智慧尽在《楞严经》,而《楞严经》的全部精华就在《金刚经》!所谓学佛,究竟学什么?当然是亲证菩提,菩提是什么?就是般若智慧。没有智慧就会犯糊涂,因为糊涂,所以才看不清真相,由是,被诱惑而生种种颠倒梦想,由妄想而胡作非为,造种种业,于是乎,轮回无休止,在无边苦海中打滚。这就是无明的结果,没有智慧就叫做无明。智慧,只有智慧,才能令人洞悉一切、了然一切。国门堪称真正的智慧者,我认为,书坛上极少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我相信,任何一本字帖,只要一到了国门的手上,最多不出三天,他一定能以独有的面目出帖,只取其心意而不离经典法要,也就是所谓的离一切诸相。这种印心的治学方式,国门的成就堪称上之上乘者。因此,我觉得,国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只不过是,大家看到的,是他今生的努力,其实,更为重要的是他前世的功夫。没有前世就没有今生,我们今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来世积资粮的。我相信,前世的何国门本身就是某一个高人,而且,他绝对不只是一个书法家而已。时至今日,每当他有一件作品出来,都会令人心动,这是经久积累的,没有过去世的慧根,绝对不可能。因此,每次看国门的作品,都有一种有如持诵《金刚经》的法喜,所谓在在皆心性,无处不空灵,那是何等的一种修为啊!自重自强自信,而且自负。他的谦虚包含了与生俱来的自重、自信和自负,而这一切,是以他的自强为根基的。之所以无法不赞叹他,这根本不能怪我,要怪国门自己,是他每次都给了我一种别致的心领神会。

  说实话,有这样的机会,跟这几位当代的书坛大家在一起,是我的荣幸!他们无一不是逸笔纷披的,挥洒的都是有如赤子的本明自性;尽管展览的场地不太大,能来的都是知音。我们不能不感恩凤凰美术馆,的确很感恩青凯的用心。感恩在座的各位嘉宾,无畏酷暑而光临现场,这个展览非常殊胜!

  最后,恭祝大家盛夏吉祥,无不如意!阿弥陀佛。

  

  

  

  

  

  

  

  展览作品

  

  

  

  

  

  

  

  

  

  伍灯,本名张培元,法名双印,字伍灯,号鹤堂,别署“永乐公”(因师承永春、长乐之学,合而纪之)。幼承家风,习儒修道礼佛,懐经世报国之志;定居香港,常住北京。

  做为于右任先生的再传弟子,他以深厚的国学功底打通了六体书法的内在关系,并因久潜诗书画印之渊源,因而成为当下能将甲骨文写得如其楷书一样具有魏晋风度的人。

  ——凤凰画馆

作者:凤凰画馆   责任编辑:宁静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