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新闻资讯 > 国学资讯 >

《论语》绎义·践行“礼乐”的一个范本:《论语·乡党篇》发微

2016-03-16 16:39 来源:中华读书报T|T

  孔子说:“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本篇可以看作是“立于礼”的一个范本。篇中所记载,皆为孔子本人平时举止、容色、神态、气度之类,但这些揖让举止,都是循“礼”而行,是“礼”的具体践行。许慎《说文解字》有云:“礼者,履也。”孔子在本篇中一举一动,正合乎“礼”的这一基本要求,是其对“礼”的身体力行,也是最直接、最形象的现身说法。

  守“礼”是为“仁”的基础和逻辑起点,一个人若是不能恪守“礼节”,那么就无法想象他能够真正“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然而,“礼”不是空泛的概念,而是有自己具体的细目,甚至达到繁文缛节的地步。儒家普遍认为,孔子的“圣人之道”,并不神秘莫测,高不可攀,乃是存在于人伦日用之间,而“中乎礼”的践履,恰恰是体现人伦日用之“道”的重要途径。朱熹《四书集注》在本篇题注中引宋代大儒杨时之言,云:“圣人之所谓道者,不离乎日用之间也。”又引宋儒尹彦明之言云:“圣人岂拘拘而为之者哉?盖盛德之至,动容周旋,自中乎礼耳!”凡此等等,皆揭示了履践“礼仪”在为仁敬德之道过程中的地位与作用。总之,“礼”固然更多地反映为形式,但是,倘若摈弃了这个形式,那么,所谓的内容也就无所附丽,为仁修德也就无从谈起。从这个意义上讲,《乡党》一篇自有其重要性,我们切不可因其纷繁琐碎而轻忽之。

  本篇有关孔子履践“礼仪”的记载内容很杂碎、很零乱,甚至可以说是烦琐细苛。但是,我们透过这些具体的现象,至少可以领会到其中的三条基本精神,它们才是我们今天解读本篇时所应该积极把握,充分借鉴的。

  第一,行“礼”必须具备恭敬之心。要发乎内心去认同、皈依于“礼”,用最恭敬的态度去践行、落实“礼节”所赋予的使命与要求。这方面,《乡党》篇中有大量的记载。如:“虽疏食菜羹,瓜祭,必齐如也”,“君命召,不俟驾行矣”;“见齐衰者,虽狎,必变。见冕者与瞽者,虽亵,必以貌。凶服者式之,式负版者。有盛馔,必变色而作。迅雷风烈必变”。总而言之,人们应该以敬畏之心恪守大“礼”,向上天表示敬畏,向君主表示敬畏,向大自然的赐予表示敬畏,向一切应该给予恭敬尊重的人与事表示敬畏。“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怀着最大的敬意去践行和落实“尊礼”之道,这样,“礼”的践履就有了基本的保证。“人在做,天在看”,态度决定立场,没有敬畏的态度去对待“礼乐”,则最多的形式也无济于事,属于“徒托空言”而已。这是《乡党》篇孔子践“礼”所作所为给我们所提供的第一个启示。

  第二,行“礼”必须注重具体细节。《老子》有云:“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常言也有道“细节决定成败”,只有注重细节,妥善处理好细节问题,才能确保大事不糊涂,“临大节而不可夺也”。“礼”是大纲,同时也是细节,只有在细微处下功夫,才能真正体验与把握“礼”的真实精神,孔子对此是有深切体认的,也在日常的一举一动中努力加以贯彻与落实。《乡党》篇在这方面有充分的反映。如在饮食上,“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君赐食,必正席先尝之。君赐腥,必熟而荐之。君赐生,必畜之。侍食于君,君祭,先饭”。在坐立起居上,做到“席不正,不坐”,“食不语,寝不言”,“齐,必有明衣,布。齐必变食,居必迁坐”。在朝堂会议上,做到“执圭,鞠躬如也,如不胜。上如揖,下如授。勃如战色,足蹜蹜如有循”。凡此等等,不一而足。这些言辞看上去似乎显得拘泥,显得烦琐,其实乃是“礼”的履践过程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因为只有在细节问题上做到毫无瑕疵,尽善尽美,那么才能够在重大原则上做到立场坚定,旗帜鲜明。否则,平时不养成注重细节的良好习惯,则必然会导致关键时刻掉链子现象的发生。这是《乡党》篇孔子践“礼”所作所为给我们所提供的第二个启示。

  第三,行“礼”必须强调区别对待。辩证法告诉我们,事物性质千差万别,不同质的矛盾必须用不同质的方法来加以解决,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关键在于“能因敌变化而取胜”,否则,“以一定之书应无穷之敌,则胜负之数戾矣”。这在行礼上同样是必不可少的要求,《司马法》有云:“国容不入军,军容不入国。”在不同的环境与条件下,“礼”的践履应针对不同的对象、不同的时机,而有区别性的对待,千万不应该拿同一个模式去套用,生吞活剥,以致南辕北辙,事与愿违。这一点,在《乡党》篇中同样有很好的体现。如孔子在不同的场合中,其举止言谈会明显有别:“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针对不同的谈话对象,其态度容止一样大不相同:“朝,与下大夫言,侃侃如也;与上大夫言,誾誾如也。君在,踧踖如也,与与如也。”诸如此类,不胜枚举。应该说这是“礼”的践履上所体现的大智慧,唯有如此,区别对象不同应对,分隔事物各施其宜,实际生活中行“礼”才具有最大的圆融性,才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成效。这是《乡党》篇孔子践“礼”所作所为给我们所提供的第三个启示。

  应该强调指出的是,孔子行“礼”践“礼”固然注重细节、区分对象、强调敬诚,但其实深层次中依然饱含着厚重纯真的人文关怀,“厩焚,子退朝,曰:‘伤人乎?’不问马。”这个细节,就体现了孔子这种极其珍贵的人文关怀精神,就是因为孔子的“礼”学之中蕴含着这样的人文关怀精神,其“礼”学才是富有内在生命力的,才能够真正立足于“礼”同时又超越于“礼”,才会得到人们的普遍认同与积极追随。

作者:黄朴民   责任编辑:宁静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