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宗教 | 道教 | 国学 | 巡礼 | 养生 | 论道 | 讲经 | 太极 | 仪范 | 传说 | 丹道 | 人物 | 宫观 | 访谈 | 评论 | 典籍 | 医药 | 刊物 | 视频 | 书画收藏 | 寻道问道 |

道行天下网 > 道教人物 > 当代玄门 >

寻访长春真人西行之路《五》

2015-06-23 17:27 来源:彭涟道长博客T|T

  中午,离开临淄城区。沿102省道向西行进,前行十来公里,来到金岭回族村,走在街上,随处可看见售卖羊肉、牛肉的小摊。镇里有一座金岭清真寺,看其建筑格式,应该有一些历史了。金岭清真寺建设面积不是很大,大约三四千平方米。主体建筑有大门、二门、望月楼、礼拜大殿等。古色古香的正门,苍老的寺院,青砖土瓦,杂揉中国古代宫殿式建筑风格与阿拉伯建筑艺术特色于一体。 。

  进入寺里,里面的负责人很客气,允许我到礼拜大厅瞻仰(一般清真寺非清真教教徒,普通人不让顺便进入礼拜大厅)。瞻礼过后,从清真女寺向西行过新安店村,傍晚,到达湖田镇。行过湖田镇,西行七八公里,进入淄博市区,休息于距火车站大约两三公里处旅店内。

  三十一日,天明起身,在城里随处走走,先到火车站侧边的天主教堂看看,教堂里的负责人也很客气,让我到礼堂瞻仰。然后经火车站向西过铁道,行经淄博清真寺,再向北由柳泉路行过基督教神州堂,经堂女管理员,不是很客气。开始说与我们不同教门,不让进入,我给她说都是宗教人士,应该给与方便。随后,他给领导打了电话,最后,才勉强能立于远处瞻仰。

  沿城西北行,经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房镇镇、淄博职业中学,过孝妇河,由姜萌路行过北郊镇。再由镇西行乡村公路行经小七里庄、后牙村,黄昏到达长山镇。长山镇在古代本来是一个县城,后来在解放初期,政府将长山和邹平两县合并为邹平县,所以现在改称长山镇。

  长山镇这儿环境还行,镇里也算繁华,东南面北面比较平旷,西南面是连绵一片的长白山,孝妇河从镇东南流过来,绕西北而去。镇南有北宋名臣范仲淹的祠堂,范仲淹是北宋时期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文学家。他原籍苏州吴县人,因父亲范墉早年病故,家境贫寒,母亲谢氏带着仲淹改嫁时任吴县推官的朱文翰,改名朱说。随后继父朱文翰为淄州长山县令,于是来到长山,励志苦读于长白山醴泉寺等地。其后,大中祥符八年(1015)中进士,官至参知政事,过世后谥封文正,后称范文正公。【隋朝开皇十八年(公元598,)改武强县为长山县,城治迁移到长山。。宋末金初,由于战乱,为利于自保,邹平县城由旧口迁至今邹平县城。元初,邹平、长山、高苑隶济南路总管府淄州。

  民国初期,邹、长、齐三县同属山东省济南道。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在邹平、长山一带组织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将邹平、长山划为南邹长、北邹长两县。1943年后,北邹长改为邹平县,南邹长改为耀南县(为纪念马耀南烈士命名),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仍置邹平、耀南、齐东三县,属渤海行署第三专区。1950月4月,渤海行署及所属专区撤销后,邹平、耀南、齐东划归淄博专区,耀南县改为长山县。1953年6月,邹平、长山、齐东划归惠民专区。1956年,邹平、长山合并称邹平县,邹平县归属淄博专区。《长春真人西游记》“十八曰,即行。于是,宣使与众西入益都,预选门弟子十有九人,以俟其来。如期骑至,与之俱行。由潍阳至青社,宣使已行矣。闻之张林言:正月七曰,有骑四百军于临淄,青民大骇,宣使逆而止之,今未闻所在。师寻过长山及邹平。”】

  来到范公祠,我给管理员说明情况,想进里面瞻仰,管理员也很热情,给我一些方便。进入范公祠内,大致看看一些有关的事迹和介绍,在祠殿给文正公致个礼,然后走出祠堂。

  别后感怀之余,作诗一首。以寄景仰之意。

  寄长山范公祠

  希文故里拜名贤,亮节高风耀九天。

  壮志凌云俦武穆,丹心碧血傲于谦。

  指挥若定称儒将,进退则忧咏古篇。

  千载人生诚如此,宋槐依旧映乡关。

  诗意解读:

  “希文故里拜名贤,亮节高风耀九天”:这两句指的是范文正公名仲淹、字希文,长山是他生长的故乡,我路过这儿,应该去拜礼一下;他的一生,人品学问、道德文章,以及文治武功、千百年来启发和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志士仁人;他的“行求无愧于圣贤,学求有济于天下”、 “先忧后乐”的志节可以上格霄汉。

  “壮志凌云俦武穆,丹心碧血傲于谦”:这两句指的是,范仲淹少年曾经生活清苦,虽“出处穷困”、“布素寒姿”,但却矢志不渝,勤奋学习,通过艰苦磨炼意志,铸炼出卓荦不群的理想人格。他三十岁时,还奉母归宗复姓, 有燕赵之行,留下了豪情满怀的《河朔吟》一诗,抒发了他对收复燕云失地的壮志雄心,其豪情壮志与南宋时期精忠报国的岳飞可以相提并论。在他的一生,治狱廉平,清正自守,对于国家和民族的赤忱是很值得称颂的。而且对于人才的培养、军队的治理、守卫的防御都相当得体。他也像明代忠臣于谦一样,因地制宜,临机应变,自然免不了一些谗佞小人的诬陷,以致壮志难酬。

  “指挥若定称儒将,进退则忧咏古篇”:这两句指的是他一生不但文才斐然,而且还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在为了抗击西夏,镇守延州时,范仲淹通过艰苦的努力,通过训练军队,联合羌人,在这个边疆建设上取得了很大成就,可见他是一位能文能武的将才。他的一生无论是在朝还是在野,都一样担心为国家和名族的兴亡,在他的名篇《岳阳楼记》中。他用“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乎”来表达自己的思想,可以说,真是后代人学习的典范。【当时有民谣说,“军中有一韩(韩琦),西贼闻之心胆寒,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朱子《三朝名臣录》七引《名臣传》云:“仲淹领延安,养兵畜锐,夏人闻之,相戒曰:‘今小范老子腹中自有兵甲,不比大范老子可欺也。’戎人呼知州为老子,大范谓雍也。】

  “千载人生诚如此,宋槐依旧映乡关”:这两句指的是范仲淹的一生,为了国家和人民作出的贡献,是很值得称颂的。我们后人若以他为榜样,尽心尽力为社会做些有益的事,这样的人生应该是很惬意的。千百年来,虽然范仲淹已经离去,但他的精神依旧激励着千万华夏子孙,为了祖国的繁荣和富强,前赴后继的去努力进取。而今,范公祠门外那株宋代的乡槐,依旧与范公祠相互辉映,想必万物也有灵性吧!

  范仲淹生平

  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上涌现了许多优秀历史人物,范仲淹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他的人品学问、道德文章,他的文治武功、杰出思想,千百年来启示和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志士仁人。范仲淹“行求无愧于圣贤,学求有济于天下”,①堪称中国知识分子的典范,其“先忧后乐”的名言至今闪耀着迷人的熠熠光彩。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苏州吴县人。宋太宗端拱二年八月二十九日(公元989年10月1日)生于武宁军节度掌书记官舍(治今江苏徐州)。另据方健考证生于成德军节度掌书记官舍(治今河北正定)。其父范墉历任成徳军、武信军、武宁军节度掌书记。公元990年,范墉因病在徐州去世,终官武宁军节度掌书记。墉两娶,生有五子,其三早卒,惟仲温(985—1050)和仲淹幸存,仲淹即为范墉继娶谢氏所生。范墉去世后,谢氏扶棺送夫归葬于苏州祖茔天平山,并守孝于咒钵庵。两年后,因贫无依谢氏带着仲淹改嫁时任吴县推官的朱文翰,改名朱说。朱文翰曾任安乡知县,范仲淹随继父生母在洞庭湖畔接受了启蒙教育,留下“书台夜雨”的佳话;后又来到淄州长山,励志苦读于长白山醴泉寺等地,继父朱文翰终官淄州长山县令。对于继父的“既加养育.复勤训导”,仲淹始终怀着感激心理,在其显贵后仍念念不忘,请以“所授功臣阶勋恩命回赠继父一官”,②奉养终老。对长山朱家子弟则奏请异姓恩泽,解决求学及生活困难等问题,关怀备至,体现了一代名臣之风范。

  范仲淹二十岁时,远游陕西,结识名士王镐(?—1027)、道士周德宝、屈应元等人,一起啸傲于鄠、杜之间,抚琴论《易》,极尽颜欢,至晚年仍满怀深情地怀念这些旧友。范仲淹还与王洙(997—1057)有布素之游,奠定了终生不渝的友情。这种出行和交游,开阔了青年范仲淹的视野。

  大中祥符(1008—1016)年间,范冲淹在著名的宋代四大书院之一一一应天书院求学,数年的苦读生涯,使他“大通六经之旨”。③青年范仲淹虽“出处穷困”,“布素寒姿”,但却矢志不渝,勤奋学习,自觉磨炼意志,确立了其卓荦不群的理想人格、“忧思深远”的优患意识和“忧国忧民”④的远大抱负。如果说,“不为良相则为良医”⑤是范仲淹的初衷.那末在南都学舍他已有了“慨然有志于天下”⑥的人生信念。

  大中样符八年(1015)的进十及第,榜江西人萧贯殿试第一。但寇准(961—1023)硬是说服真宗,让莱州胶水(今山东平度)人蔡齐(988—1039)状元及第,这和他坚持不让王钦若(962—1025)拜相一样,体现了他人才选用上狭隘的地域观念。范仲淹却对这位名相的刚毅果敢,勇于决断,推祟备至。

  范仲淹初仕广德军司理参军,迎母侍养。他治狱廉平,清正自守,常与知军大异其趣而挺然不从。他刚正不阿,卓然而立的操守已始见于履仕之初。天禧元年(1017),范擢文林郎、权集庆军(亳州)节度推官,时知州上官佖,通判杨日严,十分倚重这位才华横溢的年青幕僚。次年,三十岁的范仲淹有燕赵之行,留下了豪情满怀的《河朔吟》,抒发了他对收复燕云失地的壮志雄心。他还奉母归宗复姓,上表陈请时有一联四六名句,用范蠡、范睢之典故,精当贴切,显示了他的文学才华。

  天禧五年(1021),仲淹调官监西溪盐仓。这位僻居海隅的监当官,颇有怀才不遇,壮志难酬之感,不避自荐之嫌土书时为执政的张知白(962—1028),向他倾吐心声:“卑栖曾未托椅梧,敢议雄心万里途。”⑦八百余年后,民族英雄林则徐(1780—1850)也直抒胸臆:“位卑未敢忘忧国”,实出同一机柕。范仲淹同年挚友滕宗谅(991—1047),时官泰州从事,两人志趣相投,唱酬不已,在东海之滨结下金石之交。他和富弼(1004—1083)也在海陵结下师生之称的忘年交。当时,富弼侍父读书于此(弼父富言监泰州酒税)。

  天圣三年(1025),范仲淹创议重修捍海堰,与滕宗谅一起主持这项工程。因气候条件恶劣,遭遇挫折。但仲淹不为所动,向朝廷力陈,得到淮南转运使胡令仪(960—1046)、发运副使张纶(962—1036)的支持。在胡、张的支持下,历时三年,这条横跨通、泰、楚三州,长达150里的捍海堰工程终于完成。虽然仲淹因守母丧已离开泰州,但当地人民仍将其命名为“范公堤”。三州均立有范公生祠,杨阜《画像赞》云:“我思范公,水远堤长。”“范公堤”在近千年的“捍患御灾”⑧中发挥了重要作用,遗址迄今犹存。范仲淹写有《堰记》,总结他第一次治水的实践经验和感想,可惜这篇水利工程的记述已散佚。

  天圣五年(1027)正月,晏殊(991—1055)罢执政为南京留守,邀辟守丧居此地的范仲淹掌应天府学教席。仲淹勤勉督学、以身示教,改革教育内容、创导时事政论,使书院学风涣然一新,名声大振。次年,晏殊荐仲淹应学士院试,除秘阁校理,范的仕宦生涯实现了一次重要转折。从此,他对小自己二岁的晏殊终身以师事之,体现了尊师重道的可贵品格。范仲淹在执掌府学的教学实践中初步形成了新的教育思想和人才观。期间,范仲淹向宰相上万言书,提出了他改革的新主张,这不仅成为庆历新政的最初蓝图,也是王安石(1021—1086)熙宁变法的理论基础。苏轼(1036—1101)高度评价了这一“天下传诵”的万言书,称:“至用为将,擢为执政,考其平生所为,无出此书者。”⑨首相王曾(978—1038)对这万言书极为赞赏,暗示晏殊荐范召试馆职。在宋仁宗时期,人才能脱颖而出,与时贤先达的荐拔赏识、大力提携至关重要。范仲淹对此深有体会,在他跻身名流后,比他的前辈做得更多、更好。在人才的破格选任方面,由于范仲淹不遗余力的倡导和垂范,一定程度上导致了仁、英、神、哲四朝,出现如云蒸霞蔚般灿若群星的可喜局面,这是赵宋王朝能在内忧外患中长治久安的百年大计。

  天圣七年(1029),范仲淹力谏皇太后不可在殿廷接受仁宗行拜贺之礼,认为这样有损 “君体主威”;又建议刘太后还政于“春秋巳盛”的仁宗皇帝,但春意正浓的皇太后切于权势,疏人不报。仲淹遂自请补外,通判河中府(今山西永济)。

  天圣九年三月,仲淹迁太常博士,徙陈州(今河南淮阳)通判。知州杨曰严(?—1047)乃亳州时顶头上司,继任知州胡则(963—1039),也与仲淹结成忘年之交。人在宛丘的范仲淹仍时时关注着朝廷的政治态势与动向。

  明道二年(1033)三月,刘太后去世,仁宗亲政,朝政一新。原先上疏忤刘太后的官员相继得到提拔重用。四月,范仲淹被召除右司谏。宋代的台谏官许风闻言事,即可据传闻上疏提出自己的意见,即使失实,也不加罪。这是历代封建王朝中最大限度的言论自由和批评朝政权力。目的在于“折奸臣之萌,而救内重之弊”。苏轼对这种“未尝罪一言者,纵有薄责,旋即超升”⑩的赵宋祖宗家法最为赞赏,尽管他自己曾蒙受过“乌台诗案”牢狱之灾。

  范仲淹直言极谏,恪尽言责。在太后称制时,劝刘后尽母道;在仁宗亲政后,则劝帝尽子道,调和二宫,煞费苦心。仲淹还受命安抚江淮灾伤,所至措置得宜,如奏蠲舒、庐州等地折役茶、赡军茶、江东丁口盐钱,主张盐法通商等,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当地人民的负担。是年岁末,在宰相吕夷简(979—1044)的支持下,仁宗废黜郭皇后。台谏在孔道辅(986—1039)和范仲淹的率领下,群起力争,被责问得张口结舌、理屈词穷的吕夷简玩弄阴谋手法,请台谏次日上朝力陈;仁宗连夜下达诏旨,分眨台谏领袖孔、范出知泰州、睦州,天明即押出国门。台谏官员相继上疏救援、力争,皆不报。在皇权和相权的联合压制下,显然,台谏只能屈居下风。

  景祐元年(1034),仲淹出守睦州。在春意绵绵、风景如画的新安江畔,身心疲惫的范仲淹,凭吊严子陵钓台,主持重修了严光祠堂,精神境界有了新的升华。他倡导清廉儒立的名教思想,“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⑪成为激励人们道德修养的千古名言。桐庐郡小政闲,公务之余,范仲淹与幕僚一起登临游赏,交相唱酬,尽享山水之乐。就在仲淹陶醉在江城的诗情画意之中时,同年八月,一道诏令将他调知乡郡苏州。

  当时正值苏州水灾,范仲淹行装末卸,就赴常熟、昆山实地考察灾情,提出了疏浚五河,引太湖之水入东海的治水方略,成为苏州地区北宋迄今屡见成效的一种治水方略。回到苏州城内,又全力以赴赈济救助嗷嗷待哺的十万灾民。这是仲淹记事以来第一次回故乡,凭吊吴县天平山的祖茔,察看姑苏城内的祖居,命名其宅西斋为岁寒堂,堂前之松为君子树,树旁之阁为松风阁,各赋诗一首,寓意深远。

  景祐二年(1035)三月,仲淹被擢为礼部员外郎、天章阁待制,跻身侍从,有了更多参预时政的机遇。八月,仲淹判国子监,言事愈切。老谋深算的吕夷简奏请任命范仲淹权知开封府,想以繁忙的日常事务困扰,再寻其治政失误而罢黜之。但范精于吏治,无懈可击,京都肃然。

  范仲淹耿介正直,容不得吕夷简擅权营私。他向仁宗上百官图,指出进退官员的大权应由皇帝亲自掌握。又上《帝王好尚》等四论,仲淹从维护赵宋祖宗家法的立场出发,主张强化皇权,侵削相权。切中要害的疏论激怒了权相吕夷简,他反诉仲淹“越职言事,荐引朋党,离间君臣”⑫。迫使仁宗诏令范仲淹黜知饶州,这是范仲淹第三次因言事而遭贬官。当时范仲淹以其刚正不阿的人格魅力已在士林享有重望。馆职余靖(1000—1064)、尹洙(1001—1047)上疏论救,相继被贬外;欧阳修(1007—1072)致书右司谏高若讷(997—1055),斥其迎合时相不论救仲淹为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被贬知夷陵。蔡襄(1012—1067)愤而作“四贤一不肖”诗记其事,士论荣之,传诵中外,洛阳纸贵。这场风波史称“景祐党争”。上述诸人后来均成北宋名臣,范仲淹士林领袖地位确立。仲淹被贬出京,依例交游官员当行饯都门,但迫于时相的淫威,前来送行的只有李纮和王质(1001—1045)。

  三出都城、屡遭贬黜的范仲淹,虽鬓白如丝,犹素心未改,“许国忘家”⑬,乃其立朝准则、处世信条。仲淹每守一州,把兴利除弊作为行政首要目标。在饶州,奏免鸟嘴茶充贡和奏免德兴银冶场的贡课,成为他新的德政。南宋初,状元及第的王十朋(1112—1171)在州治创思贤堂,州学建敬爱堂,立颜(真卿)、范(仲淹)庙,以纪念这位前贤。

  景祐四年(1037)十二月,因叶清臣(1000—1049)疏请,诏移仲淹知润州(今江苏镇江),次年到任。宝元二年(1039)三月,又徙知东南重镇越州(今浙江绍兴)。仲淹在润州筹划建州学,重修清风桥,后被改名“范公桥”;在越州,则以德化治,后人建有贤牧亭以祠。他还留下了《清白堂记》,并力邀李觏(1009—1059)来越州州学执教,兴学已成为他关注的焦点。

  康定元年(1040),西夏战事骤起,宋军大败于三川口,朝野震惊。仲淹临危受命,先以天章阁待制知永兴军,旋擢刑部员外郎、陕西都转运使,又迁龙图阁直学士、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八月,再迁户部郎中,自请代张存(984—1071)兼知延州(今陕西延安)。在延州实行将兵法,采取积极防御、寻机出击之战略,初步稳固鄜延防线。授狄青(1008—1057)《左传》,勉以折节读书,遂成一代名将;又对投笔从戎的张载(1020—1078),劝以治《中庸》,张后成理学开山巨擘。仲淹的慧眼识人,于此可见一斑。

  庆历元年(1041),韩琦(1008—1075)对西夏采取攻策,仲淹不为所动,结果宋军大败于好水川。仲淹也因私与元昊通书,独犯“人臣无外交”天条而被降官户部员外郎,贬知耀州;韩琦则因败军之罪贬知秦州(今甘肃天水)。十月,分陕西为秦凤、泾原、鄜延、环庆四路,由韩琦、王沿(?—1044)、仲淹、庞籍(988—1063)分任四路统帅。仲淹奏上攻守二议,初步形成其远见卓识的加强西北防务、抗击西夏的军事战略思想。

  庆历二年(1042),范上疏再论攻守之策,主张增筑堡塞,行坚壁清野之计,在扩军备战的同时,实施招纳怀抚之策。三月,筑大顺城,成为楔入双方必争地界的堡垒,进可攻.退可守。范有诗记其事,张载有《记》颂其功。仲淹又主张营水洛城,坚辞邠州观察使之职,不愿以文阶易武阶,这是当时儒臣的普遍心态。闰九月,由于主将葛怀敏“猾懦不知兵”⑭,轻冒进,再败于定川砦。仲淹及时从庆州出兵驰援,方稳阵脚,迫使西夏退兵。十一月,诏命复置四路都部署,以范、韩、庞籍分领之,系衔并带四路招讨使。仲淹上表自请,愿与韩琦共同驻跸泾州,与延州庞籍成掎角之势,又奏请文彦博(1006—1097)知秦州、滕宗谅知庆州,并兼两路统帅。经过反复探索,在范、韩主持下,宋陕西四路立体纵深攻防体系始构筑完成,宋夏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宋夏和议,仍以延州为管道,正式启动。范仲淹稳妥的积极防御战略初见成效。

  庆历三年(1043)四月,范、韩因西线战功而擢拜枢密副使;八月,又除范仲淹参知政事;九月,仁宗开天章阁,诏命近臣条对时政,仲淹上《答手诏条陈十事》,提出明黜陟、抑侥幸、精贡举、择官长、均公田、厚农桑、修武备、减徭役、覃恩信、重命令等十项改革措施,标志着庆历新政之始,且除修武备一项外,其余九项措施均以诏令形式统一颁行。在行之二年的新政期间,尚有溢出十事疏项的内容。新政包括澄清吏治、培育人才、富民强兵、强化法制等四个方面的内容。

  “庆历新政”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改革。涉及政治、经济、军事、文化、教育、法制等各个领域,是顺应历史潮流,颇有一定深度广度和社会效应的改革运动,旨在调整封建国家决策体制及运行机制的改革。其中,如“磨勘新制”是对北宋陈陈相因的磨勘旧法唯一一次革故鼎新的强力冲击;厚农桑也确实对兴水利、课农桑、辟田畴、增户口产生了积极影响。最为功德无量的是颁诏州县立学和改革科举考试制度,这不仅促进了文风和社会风气的深刻转变,也造就了大量人才的脱颖而出和文化学术事业等精神文明的高度繁荣昌盛。在中国学术史、思想史、文化史、教育史上是有划时代意义的创举,对中国历史进程的发展产生了积极而久远的影响。庆历新政为熙宁变法及此后的历次改革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经验和教训。由于仁宗皇帝的始从终弃,执政大臣的首鼠两端,守旧势力的顽强抵抗,祖宗家法的掣肘限制,导致了庆历新政的功败垂成。但这是中国古代史上有着深远历史意义的一次全面政治改革,是范仲淹“以天下为己任”远大抱负的一次可贵实践,其功绩永垂史册。

  庆历四年(1044)八月至五年元月,仲淹被命宣抚河东、陕西。在秋冬季节,先后行经山西、陕西等边疆地区,在交通不便、艰难跋涉之际,王拱辰等策划了“奏邸之狱”,将苏舜钦等改革派精英“一网打尽”,矛头直指时相杜衍和参知政事范仲淹。范自请罢执政,求知邠州,得到批准。庆历五年十一月,又诏罢仲淹兼任四路帅臣,以给事中改知邓州。

  庆历六年(1146)起,范仲淹在邓州渡过了三年一生中难得的惬意时光。解除了军政重任后的范仲淹,在邓州这一风光秀美的重镇,在“幕中文雅尽嘉宾”⑮和诸子随侍的亲情中度过了邓州之任。在这里,他的张氏夫人还生下了四子纯粹,后来成为苏轼的徐州僚友,他请苏轼写下了《范文正公全集序》。仲淹在邓州营造百花洲、重修览秀亭,既是对前任、同年谢绛的忆念,又把这风景如画的园圃辟为公园而与民同乐。范仲淹在邓州迎来了一生中又一次创作高潮,其传世名篇《岳阳楼记》及许多诗文均写于邓州。他还兴致勃勃地参加了祠风师、贺瑞雪等民俗活动,祈求农业丰收,百姓安居乐业。每到一地,他总把民众的疾苦安危放在首位。所以当他任满时,邓民遮道,仲淹也颇愿留任,遂得再任。范仲淹身后,邓州百姓在州治建“景范楼”,在百花洲建范公祠,纪念这位名臣在邓州留下的惠政与遗泽。

  皇祐元年(1049),范仲淹移守东南重镇杭州。在赴任途中,他最后一次在乡郡姑苏逗留,决定创办范氏义庄。作为元老重臣,这年七月,又擢官礼部侍郎。在杭州,他首创的救荒模式,在中国经济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皇祐二年,两浙路爆发大饥荒,杭州灾情尤重。仲淹一改开仓济民、赈济流亡的常规办法,而是用纵民出游竞渡,倡导公私兴工造作,独创以工代赈、募民兴利的救灾新模式。另外,他又抬高粮价,吸引粮商涌向杭城,导致粮价大幅回落以稳定人心。这种扩大消费,刺激生产,增加就业,兴办公共设施和工程项目,组织灾民自救,运用价值规律调节粮价双管齐下的高明措施,保证了杭州“民不流徙”⑯,安然度荒。据杭州《西湖志》记载:西湖当年有“范公堤”,灵隐寺曾珍藏范公之卧榻以纪念这位贤臣修缮寺庙之功德。皇祐三年,范仲淹移知青州,与富弼交政后,又逢河朔饥荒,范又成功地运用这种以工代赈之策,一举三得,既平抑粮价,又帮助青州百姓渡过青黄不接的艰难时光。这充分体现了范仲淹过人的胆识和行政智慧。可惜,皇祐四年五月二十日(公元1052年6月20日),这位杰出的政治家在移守颖州的途中病逝于徐州。

  范仲淹“智谋过人远甚”,“文武兼备”⑰,无沦在朝主政,出帅戍边,均系国之安危,时之重望于一身;即使在担任地方官时,也是殚精竭虑,鞠躬尽瘁。作为宋学开山、士林领袖,他又开风气之先,文章论议,必本儒宗仁义;以其人格魅力言传身教,一生孜孜于教育事业,悉心培养和荐拔人才。乃至晚年“田园未立”⑱,居无定所,临终又《遗表》一言不及私事。他不凡而短促的人生,谱写了“先优后乐”的时代乐章。

  (根据方健论文《范仲淹的生平学术思想》等资料整理)

  注 释:

  ①纪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卷一五二。

  ②《宋会要辑稿》仪制一〇之一六。

  ③《欧阳修全集》卷二《范仲淹神道碑》,《宋史·范仲淹传》也称:“泛通六经,尤长于易”。

  ④《范文正公文集》卷一六《让观察使第三表》、卷一七《谢转礼部侍郎表》。

  ⑤吴曾《能改斋漫录》卷一三。

  ⑥《欧阳修全集》卷二一《范仲淹神道碑》。

  ⑦《范文正公文集》卷三《西溪书事》康熙岁寒堂本。

  ⑧ 本节引文均见《方與胜览》卷四五。

  ⑨《苏轼文集》卷一〇《范文正公文集叙》。

  ⑩《苏轼文集》卷二五《上神宗皇帝书》。

  ⑪《范文正公文集》卷七《桐庐郡严先生祠堂记》

  ⑫ 李焘《续资治通监长编》(以下简称《长编》)卷一一八。

  ⑬《范文正公文集》卷一五《饶州谢上表》。

  ⑭《长编》卷一三一。

  ⑮《范文正公文集》卷四《寄安素高处士》。

  ⑯《梦溪笔谈》卷一一。

  ⑰《安阳集》卷二三《梦人赠文正公集》。

  ⑱《范文正公文集·尺牍》卷中《与韩琦书》三〇。

  毛泽东:范仲淹不但能下笔千言,而且知兵善战

  【2013年12月27日,法制晚报】 毛泽东很喜爱《岳阳楼记》,读得烂熟,文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生志趣,对他很有影响,启迪着他开始去关注社会、人生,有了一种朦胧的社会责任意识。

  1913年10月至12月间,毛泽东在湖南一师所做的课堂笔记中,几次写到了范仲淹。如11月23日《修身》课堂记录:

  有办事之人,有传教之人。前如诸葛武侯范希文,后如孔孟朱陆王阳明等是也。宋韩范并称,清曾左并称。然韩左办事之人也,范曾办事而兼传教之人也。

  所谓“办事之人 ”,是指建立功业,“为万世开太平”之人;所谓“传教之人”,是指“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经圣继学”之人。“孔孟朱陆”,指孔子、孟子、朱熹、陆九渊;“韩范”,指韩琦、范仲淹。“曾左”,指曾国藩、左宗棠。笔记中肯定范仲淹是“办事而兼传教之人 ”,也就是说范仲淹是一位道德学问、事功俱全的人。

  再如11月29日课堂记录:五代纲维横决,风俗之坏极矣……宋稍一振兴,然犹未也。逮范文正出,砥砺廉节,民黎始守纲常而戒于不轨。其至也,朱程礼义之士兴,天下风俗,骎骎比隆东汉焉。充分肯定了范仲淹的历史功绩,也即肯定了范仲淹的崇高的历史地位。

  同日的课堂笔记中,还这样写道:范文正世家子,父丧,幼随母适朱,故名朱悦。初不自知其为范氏子也,人告以故,乃感极而泣。励志苦学,3年衣不解带。尝见金不取,管宁之亚也。公盖苏州人。子尧夫,仁侠似之,尝遇故旧于途,见窘于资,指赠以麦云。

  1917年8月23日,毛泽东在《致黎锦熙》信中,说自己打算“以三年为期”,“略通国学大要”,再“出洋求学,乃求西学大要”,但自己“家薄必不能任”,打算“学颜子之箪瓢与范公之画粥”,以勉强支持。“颜子之箪瓢”兹不赘述;“范公之画粥”说的是范仲淹刻苦读书的事。据宋代释文莹《湘山野录》记载,范仲淹少时家贫,在僧寺里读书,经常煮粥一小锅,待凝结后用刀划成四块,早晚各取两块,外加一点咸菜,即为一天的食物。《宋史 ·范仲淹传》也记述:“……食不给,至以糜粥继之,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 ”于此,可见范仲淹对毛泽东影响的一斑。、

  1918年春3、4月间,毛泽东和蔡和森一道,沿洞庭湖南岸和东岸,经湘阴、岳阳、平江、浏阳几县,游历了20天,进行社会调査。途中,他们登了岳阳楼,纵览洞庭的湖光山色,读《岳阳楼记》,欣赏镌刻在木板上《岳阳楼记》的书法艺术,为范仲淹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襟怀而赞叹。

  1927年年初,毛泽东回到湖南,实地考察了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5县的农民运动情况,历时32天,返回武汉时途经岳阳,又去登了岳阳楼。

  1937年7月的一天,毛泽东在自己的住所同刚到延安不久的左谟野谈话。当左谟野说自己是岳阳人时,他便以赞扬的口吻说:“啊,岳阳是个好地方。我在大革命的时候去武汉,经过岳阳,我去游览了洞庭湖滨的岳阳楼。你们岳阳有名,同岳阳楼很有关系。因为范仲淹写过一篇传颂千古的《岳阳楼记》。 ”说着便问左谟野背诵过《岳阳楼记》没有,左说: “小时候读过,现在还记得一些。”毛泽东又问:“岳阳楼上的几块木刻的《岳阳楼记》现在还在吗?”左谟野回答:“还在。”毛泽东特别赞赏“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两句,说:“ 先忧后乐 的思想,较之 吃苦在前,享受在后 的提法,境界更高了。”他从《岳阳楼记》谈到延安钟鼓楼上的书有“范韩旧治”四字的横匾。他说:“延安也是范仲淹的旧游之地。范韩 就是范仲淹、韩琦。为了防御西夏入侵,他们曾经镇守延安。西夏人称范仲淹胸中有数万甲兵。当时有一个民谣: 军中有一范,敌人闻之惊破胆。 许多人都知道范仲淹是一个文人,很少人知道他还是一个镇守边疆的主帅。中国历史上有些知识分子是文武双全,不但能够下笔千言,而且是知兵善战。范仲淹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

  这个评说,与他《讲堂录》中所记范仲淹是“办事而兼传教之人 ”的评说是一样的精神。左谟野说:“我爱读范仲淹写的词,特别是那首《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 ”毛泽东说:“那就是他在陕北戍边的时候写的,他是一个边塞词人。”他由此谈到词的流派,并引用了欧阳修、范仲淹、苏东坡、柳永、辛弃疾、陆游等人的作品,予以评说,这表明他对范仲淹的作品不仅读得多,而且很熟悉,且对范仲淹有相当的研究。

  毛泽东是很爱范仲淹作品的,不仅有他的文章如《岳阳楼记》,有他的词如《苏幕遮》、《渔家傲》,还有他的诗。1959年8月19日,庐山会议结束,毛泽东下山了。他的专列行驶在浙赣线上,直至金华东站。在专列上召集金华地委及金华、兰溪、永康三县的主要负责人开座谈会,了解生产、生活情况。他说:“要讲实效,不可浮夸,不可搞形式主义。”他勉励那几位干部:“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这很重要呀。 ”他谈到永康县方岩山的胡公庙,说胡公名则,北宋的一位清官,为人民办了很多好事、实事,人民就建庙纪念他。说着就念诵了范仲淹赞颂胡则的一首诗:千年风采逢明主,一寸襟灵慕昔贤。待看朝廷兴礼让,天衢何敢斗先鞭。这首诗在范仲淹的诗作中并没有代表性,更不是什么名作,毛泽东却记得,由此可见他对范仲淹的作品阅读得广泛和喜爱之深。

作者:彭涟道长   责任编辑:宁静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志 愿 书 | 保护隐私权 | 网站声明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京ICP备1402614号